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规划动态> 正文

广州未来将成全球城市 对标“芝加哥+新加坡+东京”

2018-01-10 15:5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戴春晨 秦喆予 梁施婷

一个多月前召开的《财富》全球论坛,使广州在2017年受到世界关注。如何看待广州在全球定位中的城市战略?广州未来应走一条什么样的城市发展道路?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了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城市战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强。

张强认为,广州未来成为全球城市,不应当是单一的生产性服务业城市,也不应当是以金融业为主导的全球城市,而是包括创新中心、先进制造业中心、国际航运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等功能和特质在内的全球城市。

争创多个国际枢纽

《21世纪》:在国务院批准的《广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11-2020年)》里,广州的一个定位是“我国重要的中心城市”,广州这个中心城市的特征——“重要的”体现在何处?

张强:广州的“重要”,我认为首先体现在两个硬实力方面。

其一表现为综合经济实力的硬实力。广州作为非直辖市、非特区城市,能够在近三十年来始终被誉为中国第三城,离不开其举足轻重的经济实力。城市地位和分量高低的根本性支撑在于经济实力,经济实力是根本、是基础,能够衍生、带动其他功能的生成与发展。在经济发展方面,广州充分体现了在全国的引领性,是我国城市经济的重要一极。

其二表现为枢纽功能。作为国家中心城市,广州海陆空铁交通方式齐全,且等级上远超一般城市,广州还是国内三大国际航空枢纽、三大会展中心、三大电信枢纽、国际互联网接入枢纽等。今后,广州即将在增城建第二机场,在南沙建商务机场、通用机场,不难看出,多层次的航空枢纽布局将有力支撑广州进一步成长为全球资源配置的枢纽节点。

《21世纪》:广州的软实力体现在哪些方面?

张强:作为国家中心城市,广州始终在中国改革开放中发挥“开道”、“探路”的角色,在制度文明进步中发挥引领性作用。

在改革开放之初,广州曾开创了多项制度改革上的全国第一,如在流通体制、金融体制、商品房体制、开发区体制等改革方面都是中国最早的探索者、设计者和实践者,直接为我国建立现代市场经济体制作出了重大贡献。

近年来,广州也在社会治理、城市管理等方面首开制度创新之先河。如创立公共咨询委员会制度,率先实行政府财政预算公开制。除改革引领外,广州软实力的另一个方面就是面向世界的开放优势,以广交会和中新知识城等众多平台为代表,广州成为“一带一路”的节点城市和自贸区战略的示范基地,地位举足轻重。

广州全球城市路径

《21世纪》:广州在最新的GaWC排名中位于alpha-级别,属于世界一线城市的位置。你认为广州在争取成为全球城市的过程中,应该坚持怎样的定位?

张强:广州未来成为全球城市,不应当是单一的生产性服务业城市,也不应当是以金融业为主导的全球城市。

比如,在发展金融方面,广州可以对标芝加哥,芝加哥就在配合纽约这样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基础上,发展出了自己的特色;在发展航运方面,广州可以对标新加坡,做面向全球的国际航运枢纽;而在发展制造业方面,广州可以对标东京,推动制造业和航运的协调发展。

广州应当着力提升,成为包括创新中心、先进制造业中心、国际航运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等功能和特质在内的全球城市。因而,广州应当以“芝加哥+东京+新加坡”模式作为未来全球城市的发展方向。

《21世纪》:你认为广州应如何强化其全球城市的功能?

张强:“全球城市”更强调两个方面:

一是全球联系度,广州应当成为全球城市网络中的大型枢纽节点,作为这样一个节点,必须通过海陆空铁、通信等进行织网活动。目前广州仍然存在许多不足和差距,如国际航线、互联互通等方面。

除此之外,还应拓展国际人文网络,通过外籍人口的导入、国际社区的建设以及外国使领馆、外国代表处、办事机构、国际组织在广州的成立和引入,都有利于提高广州的国际影响力和吸引力。此外,广州还可以举办更多国际会议,成为国际会议之都、展览之都。

二是较强的国际治理话语权,要谋求在制度规则引领、文化价值观、标准制定以及科技创新能力上成为一个强大主导者、供给者。

《21世纪》:成为全球城市,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即是跨国公司,在近年来,不难看出,广州的动作十分迅猛,许多世界500强如微软、思科等大牌公司有许多新颖、大型和重磅的项目落户广州,您认为广州以何种优势吸引了这些公司?

张强:这些跨国公司选择广州一般有这几个原因:

一是优质的营商环境。跨国公司看得更多的不是优惠政策,而是营商环境,优惠政策不具有稳定性,但是营商环境具有稳定性,能够给企业带来稳定预期。广州基于“千年商都”的文化底蕴,具有天然的市场化和商业信用基础。广州的营商环境是一种综合优势,给外来企业、大型跨国公司提供了稳定的发展预期。广州在法治方面也领先于国内大多数城市,再加上城市文化上的开放与包容,对吸引世界高科技公司落户有着显然的吸引力。

二是成本的优势。广州有着一线城市的经济实力和生活水准,但仅有二线城市的要素成本,尤其在房价及写字楼租金上,事实上形成了“成本洼地”,这方面广州较北上深无疑有着较大优势,尽管广州的体制权限、优惠政策方面远不及北上深,但是成本的优势、人才资源的供给都构成了综合性营商环境,营商环境并不仅仅只是投资环境,还包括未来项目建成后的运营环境、市场环境等。

三是区位优势。作为泛珠三角的中心与枢纽,跨国公司看中广州、落户广州,最大的吸引因素还有广州未来的空间潜力以及可能经由腹地拓展而提供的庞大市场。

此外,广州科技人才的供给较多,广州未来的中高端人才供给、人力资源利用潜力、科教优势、技能型人才培养、发达的中等职业教育、人才培训充电成本较低等也是成为吸引跨国公司的地方。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王建国:新体系与新平台——城市设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