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官方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规划会客厅> 正文

李京生:城市规划与乡村规划相辅相成

2015-01-13 15:25 来源:中国城市规划网

编者按:

2015年1月10日由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同济大学、金经昌城市规划教育基金联合举办的“乡村规划实践案例展”开幕式和“乡村发展与乡村规划学术学术研讨会”在同济大学举行,共同交流乡村规划在面对乡村问题研究、乡村建设策略和乡村社会治理方面经验。会议期间,同济大学李京生教授接受了中国城市规划网记者的专访,他指出当前不管是城市规划还是乡村规划,都应该多做一些基础性的研究工作,筑牢科学根基。

记者:您认为什么样的乡村空间能让人“记得住乡愁”?

李京生:这是一个政治问题,其实乡愁在第一代人里面还有,但到第二代就淡化了。比如我是从农村出来的,我还有一个乡愁。乡愁其实不是指农村,是指过去的一种记忆,小时候的记忆,就是你小时候生活的环境。当你到了三四十岁的时候会不停回忆过去的东西。但是说到乡愁,我们第一代人都是乡村走出来的农民,我们都会有乡愁。第二、第三代就对农村淡化了。这个东西就是一种记忆,你说什么叫好?而且这种记忆是可以换另外一个地方去的。当时的农村的情况,因为人的文明是有时间差的,给你感觉他有一点过去的记忆,无非就是这样的。我觉得是个非常政治的课题。

记者:与城市规划相比,我们在乡村规划当中还应该注意什么问题?

李京生:不要把它看成一个标准化的东西,因为乡村本来就不是一个标准化的东西。城里是标准化的,比如格局、建筑、结构、材料,包括产品都是市场化的,跟乡村不太一样。乡村当然也有逐渐城市化、市场化的部分,但是实际上都是因地制宜的,每个地方的经济、社会、文化背景都是不一样的。我们现在做规划无非就是进入工业化时代以后我们才提倡所谓的规模,因为规模化了。以前城市都很小,以前城市就是一两万人,现在城市都很大,上千万人,没有标准化无法统一。乡村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乡村本来就不是一个工业时代的产物,我们还用工业时代的思路去规定是有问题的。

记者:在我们乡村规划工作过程当中,最重要的或者是最大难点是什么?

李京生:这是领导才能解决的,我是老师,我是研究乡村为什么是那个样子。至于说怎么规划我也不是很懂。怎么规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释,自己的方法,但是你要把问题搞清楚是很重要的。所以规划不是万事通,不是样样都需要做的,包括城市规划也不是什么都需要做的,只是你要抓住问题在哪里。所以对他的研究分量是很重的,我们现在的规划,包括城市规划都不做研究,直接就画图了,这导致了我们城市规划出现很多问题,这并不是城市规划可以这么做,而是城市化本来就有问题。到了乡村这个问题就更复杂了,你根本不可能一个模子套出去。这是我们整个规划专业和规划研究过程当中缺少基本的科学根基,缺少基本科学原理的做法。我们研究乡村布局不是仅仅研究乡村,而是为了研究城市规划,我们城市规划也要这么学习,像乡村规划这么考虑,这样才能把城市做好。

记者:您认为作为我们乡村委员会,您希望它所起到的最重要的作用是什么?

李京生:就是平台,我们搞学术的人在一起可以互相交流思想,因为涉及的问题、信息、和其他专业合作的相关领域非常多,我们就是一个平台,我们这里面什么人都有,搞规划的、搞社会的、搞经济的、搞农业的、搞生态的,都是我们的委员。所以我们这个平台和其他的不一样。比如说城市设计,都是搞规划的,搞城市设计的。所以我们这个平台学会里面也算是比较特殊的,我们可以吸纳很多人进来,多学科的关系,可能更广泛一些。

记者:您今天上午说了南方和北方的乡村规划是不一样的,我们应该向古代的规划思想学习什么呢?

李京生:古代的思想我上午讲了一些,其实古人的智慧是很多的,他们处理一些问题不是工业化的处理方式,但是是非常有效的。他们利用的就是自然的能源,空气的流动、阳光、日照这些东西,他们是这么做的,而我们现在都用设备代替了。包括村落的选址,而现在没有这套了,现在都是靠机械化推平,搞一个设备,不停的搞这些东西,所以从生态城市研究的角度,更多的是和这些有关,和古老的人居环境是有关的。我们有时候管它叫低技术,其实这个词很不好,不能叫低技术,实际上它是高技术,它用的是脑子,不是说花钱买一个设备。我们老觉得它是低技术,不上档次的,但其实真正有档次的就是这个东西。

记者:农村的规划和传统的规划有什么区别?我们应该注意什么?

李京生:什么叫传统的规划?我们的规划也在学习。不要以为城市规划就很成熟,我们也是在学习的。我刚才说就是缺少研究,对前面的解读,对现实问题的解读不知道做什么。事实上做总体规划也不是做的面面俱到的,是在城市发展当中那个阶段集中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一定是有问题导向的。规划不是什么专业,而是一种综合的能力。你知道在这个时间该干什么,这是最重要的,而不是说面面俱到的做一遍,把什么东西都说一遍,不是这个意思。我们现在的规划本来就有这个问题,因为我们行政化、标准化、专业化了,就变成了一种套路,要理解城市规划的人也很难,因此从乡村规划往上提的话能够提出很多问题,我们是把乡村规划的科学价值挖掘出来,对城市规划理论是有用的。

记者:您的意思是说研究乡村规划是为了城市规划吗?

李京生:不是,也是为了推动城市规划。我们不要片面的理解为乡村规划光是给农民做事,从思想、方法研究还是跟城市有关系的。从学科发展的角度,这两个东西现在越来越靠近了。只是研究的对象不同而已。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专家审阅)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当历史城市遇上文化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