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规划动态> 正文

“总规”30多次提到的重庆 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中担重任

2019-08-16 10:45 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 作者:记者 张瀚祥 杨野

8月15日,经国务院批复,国家发改委在其官网发布了“关于印发《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的通知”并附上了这份长达1.2万字的“总规”。

对于“总规”,国家发改委在通知中给出了如下一段描述:

西部陆海新通道位于我国西部地区腹地,北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南连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协同衔接长江经济带,在区域协调发展格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要认真贯彻落实国务院的批复精神,把《规划》实施作为深化陆海双向开放、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重要举措,加快通道和物流设施建设,提升运输能力和物流发展质量效率,深化国际经济贸易合作,促进交通、物流、商贸、产业深度融合,为推动西部地区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提供有力支撑。

这样一份有着“重大意义”的总体规划,“空间布局示意图”和“地理位置示意图”将重庆位置标红,全文30余处提到重庆,每一处都对应着职责、任务。

△重庆公路物流基地鸟瞰图

市发改委

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重庆有五大作为

《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以下简称“总规”)获国务院批准,已由国家发改委印发实施。“总规”明确西部陆海新通道战略定位为“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战略通道”、“连接‘一带’和‘一路’的陆海联动通道”、“支撑西部地区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的陆海贸易通道”、“促进交通物流经济深度融合的综合运输通道”。

这份“总规”对重庆有何意义?重庆要怎么做?对此,重庆市发展改革委进行了解读。

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对重庆意义深远

重庆市发展改革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加快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对于充分发挥西部地区连接“一带”“一路”的纽带作用,深化陆海双向开放,强化措施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推动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重庆是西部地区中唯一具有公路、铁路、航空、水运综合交通运输优势的特大城市,拥有长江黄金水道、中欧班列(重庆)、航空网络等水陆空多种物流通道,并形成包括中新(重庆)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中国重庆自贸试验区在内的多层次开放体系和国际物流分拨体系以及多层次物流园区体系,在全国首创国际物流通道发展合作新经验。

如何看待重庆在西部陆海新通道战略中的地位呢?

重庆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规划对重庆提出了新时期的重大战略定位、战略路径和战略目标。

在通道的空间布局上,规划突出优化三大主通道布局,自重庆出发的就有两条,分别为自重庆经贵阳、南宁至北部湾出海口(北部湾港、洋浦港),自重庆经怀化、柳州至北部湾出海口。

在枢纽支撑上,着力打造国际性的综合交通枢纽,充分发挥重庆位于“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联结点的区位优势,建设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

在核心覆盖区上,将会围绕主通道完善西南地区综合交通运输网络,密切贵阳、南宁、昆明等西南地区重要节点城市和物流枢纽与主通道的联系,有力支撑西南地区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在辐射延展带上,将会强化主通道与西北地区综合运输通道的衔接,连通兰州、西安等西北重要城市,提升通道对西北地区的辐射联动作用。

重庆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说:“重庆积极发挥牵头作用,在2017年渝桂黔陇四地签署合作共建协议基础上,现已有包括四川在内的10个省(区)签署合作共建协议,已协商西藏、内蒙古加入合作共建机制,共建机制逐步完善,辐射联动作用明显。”

建设陆海新通道重庆有五大作为

接下来将如何参与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设?

重庆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将按照“总规”要求,从五个方面作为。

首先,积极发挥省际协商合作机制的牵头作用,加快建设运营组织中心,加大西部省区市共建陆海新通道合作机制,推进陆海新通道沿线地区统一品牌、统筹运营,逐步增加铁海联运班列线路、班次。

其次,积极拓展全球网络,加快建设跨区域国际铁海联运信息平台,推动铁路、港口、船公司、国际贸易“单一窗口”的信息交互。

第三,发展通道贸易,搭建陆海新通道外贸服务平台,丰富运输产品,发展整车、肉类、冻品运输。

第四,提升金融功能,探索跨境和外币境内便捷网上支付模式,提供更多通道金融服务产品。

第五,加快推进通道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渝贵高铁、黔桂铁路扩能项目前期工作,积极争取将渝湘高铁黔江至吉首段、涪陵至柳州铁路纳入“十四五”规划,加快重庆铁路集装箱中心站扩能等枢纽节点项目前期工作,尽早开工。

专家观点

重庆在“总规”中位置突出

与区位优势和工作成效分不开

“利用陆海新通道,深化陆海双向开放、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重庆在这方面谋划早,走得早也走得深、走得实。”重庆在“总规”中的频繁出现,在重庆中新示范项目战略研究中心理事王崇举看来不难理解。

他说,重庆的区位优势与工作成效,已是显而易见的,“总规”第一段在讲规划背景时就说了:近年来,重庆、广西等西部省(区、市)积极参与共建“一带一路”,加强与新加坡等东南亚地区国家经贸合作,中新互联互通项目持续推进,通道建设取得积极成效。

“陆海新通道与中欧班列(重庆),最初都是重庆发起并走向实际运营。”王崇举表示,这两条大通脉不但带动了重庆与国际在经贸往来的合作,同时也带动并辐射中国西部的周边各省市。

“这也是为什么重庆在这个方案规划中占据突出位置”。

王崇举解读“总规”时说,西部陆海新通道有三条主通道,而其中两条都起于重庆,第一条是重庆经贵阳、南宁至北部湾出海口。第二条是自重庆经怀化、柳州至北部湾出海口。这缘于重庆区位优势明显,向西有中欧班列,向东有长江黄金水道,向南有陆海新通道,向北有“渝满俄”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

有了强大的辐射能力,重庆也就联通了西北、西南、华北华东地区。

“挑战与机遇并存!”王崇举说,从这个“总规”可以看出,重庆在西部大开发中承担着重任。“总规”明确:到2020年,重庆内陆国际物流分拨中心初步建成;到2025年,重庆内陆口岸高地基本建成。“总规”中也明确了几个“支持”:支持重庆建设内陆口岸高地、支持重庆建设内陆国际物流分拨中心、支持重庆市牵头建立省际协商合作机制等。相信在接下来的工作中,重庆将多措并举,积极主动作为,利用陆海新通道,在西部大开发中发挥内陆口岸高地的重要功能。

附:“总规”明确的重庆重任(节选)》

1.到2020年,重庆内陆国际物流分拨中心初步建成。

2.到2025年,重庆内陆口岸高地基本建成,通关便利化水平和物流效率大幅提升。

3.到2035年,西部陆海新通道全面建成。

4.建设自重庆经贵阳、南宁至北部湾出海口(北部湾港、洋浦港),自重庆经怀化、柳州至北部湾出海口,以及自成都经泸州(宜宾)、百色至北部湾出海口三条通路,共同形成西部陆海新通道的主通道。

5.充分发挥重庆位于“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交汇点的区位优势,建设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

6.打造重庆、成都至北部湾出海口大能力铁路运输通道,实施一批干线铁路扩能改造项目。

7.支持重庆建设内陆国际物流分拨中心,提升国际物流集散、存储、分拨、转运等功能。

8.支持重庆、成都等物流枢纽建设自动化场站、智能型仓储等智慧物流设施。

9.重点培育重庆西部现代物流产业园等国家级示范物流园区。

10.依托重庆运营组织中心,联合其他枢纽节点,统筹铁路、水运、海关等部门的行政管理、公共服务等方面的信息资源,建设统一开放的通道公共信息平台,开发信息查询、“一站式”政务服务、在线审批、联合实时监管等功能。

11.开行重庆、成都等至北部湾港口的高频次班列直达线和运量较大的其他物流枢纽至北部湾港口的班列直达线。

12.支持重庆建设内陆口岸高地。

13.打造现代制造业物流。发挥我国与东南亚等地区在机电产品、商用车、摩托车等领域产业互补优势,结合热点商品消费需求,以重庆、四川、广西等制造业基地为重点,面向东南亚等市场,开展跨国跨区域生产物流组织,提供覆盖制造业全产业链的物流服务。

14.强化重庆、成都、贵阳等临空经济示范区牵引带动作用,鼓励南宁、昆明等城市发展临空经济。

15.加强省际协商合作,支持重庆市牵头建立省际协商合作机制,协商解决西部陆海新通道区域合作有关事项。

16.依托中国—东盟信息港,建设中新等沿线国家和区域国际数据通道,与重庆运营组织中心协同合作,促进信息资源互联互通与共享共用。

17.发挥成渝、北部湾等重点区域的枢纽辐射作用,构建通道有效支撑、战略有机衔接、南北相互促进的发展新格局,形成西部地区开发开放新动能。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吴志强副理事长:城市规划者在改变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