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深度报道> 正文

雄安新区可以复制吗?

2018-06-12 10:51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贾冬婷

图片来源:英文版雄安形象宣传片《新时代的中国:雄安 探索人类发展的未来之城》

如果只是建一座孤岛式的理想城市,雄安新区的意义是有限的。人们对它更大的期待是,能否找到一种创新增长机制,为城镇化的转型提供可复制的经验。

白洋淀破题

4月21日,《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以下简称《规划纲要》)出炉,让一年来加诸其上的想象终于有了形状:如果从零开始造一座新城,这座“理想城市”可以是什么样?

在一张白纸上建新城,对于这次主持雄安规划编制的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以下简称“中规院”)来说不是第一次。就在10年前,北川重建就为怎么建一座新城提供了实践基础。中规院总规划师朱子瑜是北川和雄安规划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他说:“中规院是从2016年5月按照《关于研究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实施方案》的具体要求,在严格保密的情况下开展雄安新区概念规划的编制工作。2017年4月1日雄安新区正式设立之时,确定了要编制新区总体规划、起步区控制性规划、启动区控制性详细规划和白洋淀生态环境治理及保护规划。”规划一上来的挑战,就是如何处理城淀关系。

朱子瑜说:“在白洋淀边上建新城,一是不能‘因城废淀’,要处理好‘城’与‘淀’的关系。那么,一方面要划清城市建设和白洋淀保护的界限,另一方面也要充分发挥城市滨水的潜质,实现‘蓝绿相间,城水共融’。二是防洪和排涝。白洋淀历史上就是‘华北之肾’,是一个生态敏感性比较强的地方。这里地势相对低平,规划必须拿出和现有城市建设不一样的办法,解决好防洪和排涝的问题。”

如何处理“城”和“淀”的关系?朱子瑜说,白洋淀景观那么好,肯定有为城市所用的冲动,但如果城市和白洋淀的关系处理不好,就有“因城废淀”的隐患。所以规划时先定了一条规矩,“禁入淀”,城市建设不占白洋淀一寸土地。第二条规矩是“慎临淀”,临近白洋淀的地方建什么、建多少、怎么建,要特别谨慎小心。第三条,“宜望淀”,80%的城市建设用地远离白洋淀,给淀区一个生态自我修复的环境。在这里白洋淀是主人,城市是客人,并尽量站得远一些。相应地,形成了“北城”“中苑”“南淀”的城市格局,北面是城市,南面是白洋淀,中间则是园囿景观。

还有个难题是防涝和防洪。朱子瑜提到,这里原先是淀区,后以农业生产为主,地势较低的问题并不太显著,但现在要建设城市,对于防洪、排涝问题的解决就成了前提。对于防洪的问题,规划中更多从区域角度入手,通过更大范围的统筹协调和水利设施建设来解决。那么,防涝怎么处理?他们将城市建设用地划分成组团,像“龟背”一样,中间的缝隙是生态廊道,形成生态“海绵”。朱子瑜说,城市不“看海”,但城市组团之间会有很多“海”,充分利用宝贵的降水资源,城水共融。

另一方面,一旦下大雨,白洋淀的水涨起来会不会倒灌过来呢?朱子瑜告诉我,现在要在这里建城市,就要提高堤坝的防洪标准。他们想建一个生态型的堤岸,通过相应的景观手法处理,让人看不出是堤岸。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总规划师朱子瑜

差异性城市景观

“再建一个深圳?或者再建一个浦东?都不是,雄安要找到新的城市发展模式。”朱子瑜指出,从城市景观来看,这次《规划纲要》中说得特别具体:“严格控制建筑高度,不能到处是水泥森林和玻璃幕墙。”

高楼林立、水泥森林的景观是怎么形成的?朱子瑜说,在GDP和土地财政的驱动下,不去考虑公共空间、绿化环境的挤占,就会到处都是高楼林立。但如果我们换一种思路,摆脱土地财政依赖,那么高楼林立的景观就不一定是必然选择了。

另一个差异性景观是交通。朱子瑜说,雄安新区的出行以公交和慢行为主,不会给小汽车提供无限量的行车和停车空间,而留出更多的道路和街道空间给行人、自行车、公共交通。另外,未来城市里也会实施创新的智能交通、共享交通,在现有道路供给不变的情况下,提高出行效率。

还有一个不同之处,是利用白洋淀的自然景观,让森林环城、湿地入城,3公里进森林,1公里进林带,300米进公园。此外,要提高空间的舒适性、可达性和安全性。比如,小学生有专门的学径,步行上小学,中学生骑车去上学。按照邻里概念设计社区尺度和规模,形成15分钟生活圈。

因此,要想在雄安形成一个“反磁力中心”,就是要让工作、生活在雄安,比工作、生活在北京的条件更好。朱子瑜说,一方面,产业安排上要错位,事实上雄安规划的一些产业更多是国家战略中亟需解决的短板,比如网络安全、材料科学、基因工程等。另一方面,是让人去得到、住得下、住得好。通过轨道交通,半小时就能从北京到雄安,而且孩子上学、老人看病,都有优质的公共服务资源。

一张“中国脸”

“如果说雄安还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有一张‘中国脸’。”朱子瑜形容。一说“中国脸”,容易被理解得非常狭隘,比如建筑“大屋顶”,但其实是要从规划上借鉴中国传统的营城理念。

在城市中心组团范围内,规划了一个方城。朱子瑜说,自古以来,方城形制一直是中国城市的主要形式,特别是在华北平原。方城中间的交叉十字形成两条轴线,也是它的空间骨架。南北中轴线展示历史文化生态特色,突出中轴对称、疏密有致、灵动均衡;东西轴线利用交通廊道串联城市组团,集聚创新要素、事业单位、总部企业、金融机构等。

在100平方公里的起步区内,划分出了5个组团,每个组团大约25平方公里。对城市居民而言,这是一个既可职住平衡又具效率的规模,还是可以感知且易于慢行的尺度。更重要的是,这5个组团之间的廊道,是城市通风和景观的廊道,也是处理排水所需的湿地廊道,这样可以形成多层次海绵,成为一个水网密布的城市。

古代营城还有一个重要的理念,就是把城市放在山水格局之中。雄安也以大尺度造园的方法,在城市南面的低洼地带,设计了十几处园囿景观。朱子瑜说,这是借鉴了北京的三山五园,特别是圆明园“九洲清晏”里台地的做法,构成了一个园林系统,也是具有园林景观的城市功能片区。

在城市周围,规划师们希望原有的农村景观能在很大程度上保留,和城市景观相融。另外,吸收了传统营城中关于“千年林”的概念,在城市周围造林,留下森林遗产。这样一个林中城,本身也可以形成限定城市向外扩张的界限。而对于城市南面的白洋淀,则尽量退耕还淀,对现有苇田荷塘进行微地貌改造,修复多元生境。

这样一个景观体系——“一方城”“两轴线”“五组团”“十景苑”“百花田”“千年林”“万顷波”,是只能在诗歌里感受到的意境。朱子瑜希望,在未来的城市里,让它再现。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一体化进入快车道!李强首次接受长三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