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官方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 资讯 >深度报道 > 正文

北京解大城市病紧紧抓住疏解非首都功能这个牛鼻子

2017-10-18 09:09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李学梅

■表面看,北京的问题是人口过多带来的,其实深层次上是功能太多带来的。

■北京不宜发展的产业要明晰化,不要再继续发展了,在这方面要痛下决心、壮士断腕。

■采用疏的办法,做些外科手术,适度疏解北京的功能。

■把握好“舍”和“得”的辩证关系,紧紧抓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这个“牛鼻子”,进一步优化城市功能和空间结构布局。

——习近平

北京,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国际化大都市飞奔。但是,大都市,居不易,光鲜亮丽的背后,人满为患、环境污染、交通拥堵、房价高涨、能源告急等问题不容回避。

北京的“大城市病”症状,让习近平总书记揪心。2014年、2017年两次视察,总书记都对北京城市规划建设作出重要指示:“采用疏的办法,做些外科手术,适度疏解北京的功能”,“疏解非首都功能是北京城市规划建设的‘牛鼻子’。”他还语重心长地说:“必须下决心动手治理,不要把难题都留给后人!”

久病的城市,遇到了良医,一语道中病根儿,开出“疏解突围”的药方,标本兼治“大城市病”。

辨证论治,重新定位

此前,北京也曾努力瘦身健体,治理大气、修路疏堵,花的力气不小,但往往事倍功半,甚至适得其反。

北京的城市病治理,正如总书记所说,“光靠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已经不行了”,必须从顶层设计上找到治根儿的良方。

功能太多——总书记对北京“大城市病”的根源分析切中肯綮。北京既有作为国家首都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功能,又要在经济、金融、产业发展、教育、科研、医疗等几乎所有方面“全面发展”,样样做到最好,自然会导致摊子越铺越大,聚集的资源和人口越来越多,人口资源环境矛盾越来越尖锐。

疏解非首都功能是“牛鼻子”——总书记为北京开出的“治病”处方,从根本上着眼,方向明、思路清,令在雾霾、堵塞、拥挤中困顿的北京豁然开朗。一座城市再大,也不能什么都搞;解困局,疏解势在必行。

疏解之于北京,不仅是空间所迫,更是发展所需。全市上下统一思想,“让城市发展与城市战略定位相适应、相一致、相协调”迅速成为共识,一场有序疏解的攻坚战由此打响。城市,特别是城六区开始由聚到疏,调整经济结构和空间结构,从一直做“加法”到引入“减法”,走内涵式集约发展的新路。

新的规划图紧锣密鼓进行调整修订,勾勒出城市未来的发展路径:设定城市总人口红线——2300万;确定城市开发边界——明确五环内不再新建大型综合医院,不再大规模开发商业项目;设定水资源红线——坚持“以水定城、以水定地、以水定人、以水定产”,漫灌农业彻底退出北京。

一条条红线,划定的是城市未来发展的安全线和宜居线。

沉疴猛药,壮士断腕

鲧治水无功而返,失于堵;禹治水遗泽千年,成于疏。

疏,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疏解非首都功能,涉及面广,利益关系复杂,缺乏现成经验。对这座城市而言,机遇与挑战并存;对北京的干部群众来说,如何处理好“舍”与“得”,也常令人纠结。

2014年11月,北京齿轮有限公司关停了最后一台运转的机器,从北京定福庄搬迁至河北黄骅汽车产业园区。厂子搬走那天,43岁的刘明海哭了。16岁进厂,27年青春岁月在此度过,踏上开往黄骅的班车,刘明海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

确实,北京有13个工业行业存在着聚人多、占地多、高能耗、高水耗、高污染的问题。2014年总书记到北京视察时就明确指出:“如果仍是抱着老目标,守着老机制,继续走老路,不断招商引资、不断扩充城市功能,就挡不住人员趋之若鹜、房价继续上涨,交通也会越来越堵,水资源会更加短缺。”

北京,必须以壮士断腕的心态,实现凤凰涅盘。

道理虽好懂,但就像刘明海一样,无论“舍”到谁头上,感觉都像做外科手术一样痛。不过,仅仅8个月后,刘明海就像换了一个人,不再患得患失。黄骅厂区高大宽敞的车间里,新引进的德国格林森磨齿机正等着他调试。“这是国际最先进的齿轮加工设备,它加工的精度比头发丝还要细7倍!”新厂轻装前进,让刘明海这位“技术控”如鱼得水。

有“舍”才有“得”。疏解功能,谋到发展。

北京工业的“老大哥”首钢疏解了,首钢京唐二期项目启动,助力曹妃甸协同发展示范区;

东郊市场拆除腾退了,升级改造成国家广告产业园,实现了从年租金不足2000万元到年产值120亿元的大跨越;

而对于高能耗、高水耗、高污染的项目,北京不甩包袱,就地淘汰。截至今年9月,北京已累计疏解退出一般制造业企业1940家,2015年以来累计调整疏解482家市场、83个物流中心,仅今年就拆除违建4000万平方米,初步解决了城市拥挤和安全问题。

疏解已然开启,发展不容回头。

2014年,全国首个以治理“城市病”为目标的《北京市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出台,中心城区不再批准建设展览类设施,以及酒店、写字楼等大型公建项目。东西城不再批准建立设置床位的医疗机构,现有医疗机构的床位总量和建设规模也不再扩大;朝、海、丰、石四区在五环内禁止新建综合性医疗机构,不再增加政府办综合性医疗机构床位总量。

次年,这份目录就推出了“升级版”,产业准入门槛再次抬高,涉及599项。截至今年7月,北京共对1.75万件工商登记业务说“不”。

标本兼治,绿色宜居

随着有序疏解非首都功能的稳步推进,“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首都”格局更为清晰——从首都定位和人民需要出发,北京紧盯那个更高的目标:建设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

“人民城市为人民,以北京市民最关心的问题为导向。”总书记对北京的大气污染、交通拥堵等“城市病”的治理尤其关注,作出了具体指示。

“像北京这样的特大城市,环境治理是一个系统工程,必须作为重大民生实事紧紧抓在手上。”

“应对雾霾污染、改善空气质量的首要任务是控制PM2.5。”

“如何解决好海量人口的出行问题是个大难题。要把解决交通拥堵问题放在城市发展的首要位置。”

掷地有声的话语,传递了中央向污染宣战、根治“大城市病”的坚强决心。

面对总书记提出的高标准、严要求,北京市直面矛盾,积极应对,推出了控车、压煤、减排、降尘等一系列应急措施。

一份新增产业禁止和限制目录很快出台,并两次修订;测试机动车单双号行驶的影响数据,探索科学治霾之路;当年年底便完成了300座锅炉改造,实现五环以内基本无燃煤锅炉。

多项治污举措的进度跑在了计划的前面:从2014年起,黄标车禁止驶入六环,到2015年全部被淘汰;仅今年上半年,全市就完成了1542台、4235蒸吨的燃煤锅炉改造,提前完成全年的任务。

从2014年开始,北京先后几次修订完善空气污染应急机制,强化应急措施。2015年12月7日,首个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发布。

一套组合拳打下来,经过测算,应急措施“削峰”作用明显,北京的主要污染物平均减排比例达30%左右,有效降低污染峰值约一成。

而为了摘掉拥堵的帽子,北京更拼。

在限制小客车使用强度的同时,本市不断加大公交、地铁和道路基础设施的投入力度,“双向”用力、疏堵结合。

五年间,北京城市轨道交通路网运营里程从372公里增长到574公里,地铁线路多达19条,年客运量从21.8亿人次提升到36.6亿人次——如此建设速度,令世界惊叹。

2014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为北京开出一张治理“大城市病”的良方,对北京而言,这是对“城市核心功能”的一次重新定义,也是对城市发展思路的一次深刻思考与转变。

今天,在党的十九大即将召开之际,北京交上了一张治理“大城市病”的“阶段性疗效报告”——

北京市的常住人口年均增速已由2011年的2.9%回落到2016年的0.1%;PM2.5年均浓度从2012年的95.7微克/立方米下降到2016年的73微克/立方米,今年8月更是创下有监测记录以来浓度最低的38微克/立方米;交通拥堵指数2016年同比下降5.3%;地下水埋深目前平均为26.41米,比去年同期回升了15厘米……

数字的背后,有北京市各级党委政府的思考和实践,更有所有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的人民的支持与期盼。

俗话说:病去如抽丝。人如是,城亦然。北京欲真正瘦身健体,尚需久久为功的坚韧意志力。正如总书记语重心长的叮嘱:“建设好首都,推动北京持续健康发展,需要付出长期艰苦的努力。”

未来已来。我们期待着,一幅山青水绿、风清气爽、道畅车顺、秩序井然的城市画卷,逐步会在眼前徐徐展开……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专访北京市文物局局长陈名杰:读懂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