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深度报道> 正文

城市修补,看看新加坡是如何实践的?

2017-05-19 13:35 来源:《中国勘察设计》 作者:李春梅

继海南省三亚市成为首个生态修复城市修补(以下简称“城市双修”)试点城市之后,近日,住房城乡建设部下发通知,将福州等19个城市列为第二批“城市双修”试点城市。快速城市化累积的叠加问题,使城市呈现了“病态”,这注定了“城市双修”工作将面对千头万绪。笔者认为,从中择出主线,是有序织补城市的前提。

从时间维度看,我们所处的时代,只是一座城市生命长河的一瞬,贯穿其始终的是这座城市的灵魂。帮助生活于此的族群获得身份认同、文化认同和心理认同,因时间积淀而成的“痕迹与记忆”, 就是这座城市的灵魂。“城市双修”工作以此为出发点,在去蒙尘、识别老物件、寻找记忆的过程中就聚合了人心。在此基础上,政府牵头搭建“对话”平台与机制,并以具有弹性控制特征的城市设计导则为抓手,多方共建“家园”。如此,聚集了人气,城市便有了活力并获得了品牌价值与竞争力,这就是”城市双修”工作的主线。

这两天一则“北京、上海拆店修墙”的新闻刷爆微信朋友圈。受到如此大量关注,说明中国发展到现阶段,人们对于家园在城市更新的过程中的情感保留有强烈的需求,也说明现阶段的城市治理在严控的死板与失控的杂乱之间,需要有一个弹性控制下的灵动有序的管理方式。

新加坡在2000年前后开始identity(聚焦身份/认同感)计划,就是应对快速城市化下人们归属感缺失的聚人心的举措;新加坡乌节路创新的弹性管控模式,就是集人气的方式。新加坡的城市修补实践,对于正在进入“城市双修”试点快车道的中国来说,具有极好的参考借鉴意义。

聚人心的identity(聚焦身份/认同感)计划

新加坡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就进入了快速发展的轨道,在由第三世界国家跃居第一世界国家的过程中,城市规划力促城市运转高效,城市建设也是快速推进。进入21世纪的新加坡,面临迈向知识型经济的转型升级,如何留住人才是巨大的挑战。与此同时,身份认同问题也得到了特别的关注。身份不仅仅局限于建筑环境和物理特性,而是包括了历史意义、社区生活、与众不同的生活方式和文化特质,乃至所谓的“软件”,如社会活动。曾见证及参与了这段过程的新加坡国立大学王才强教授向笔者分享了identity(聚焦身份/认同感)计划从出炉到一步步实施的过程。

成立咨询小组做专题研究,以协助

市区重建局(URA)对概念规划的审查

identity(聚焦身份/认同感)计划得以制定,其根源至少可追溯至2000年。当时新加坡国家发展部组织了两个重点小组,以协助市区重建局(URA)对新加坡的概念规划进行审查。这是URA第一次召集重点小组,协助制定概念规划,这项工作是新加坡公众咨询和问责过程的重大改善以及迈向一个更开放和咨询型政府的重要里程碑。

聚焦身份/认同感成为2001概念计划的

七项主要建议之一

重点小组提出的建议和提案由有关政府机构进行仔细研究。在规划草案、展览和公众咨询等阶段之后,聚焦身份/认同感成为2001概念计划的七项主要建议之一,旨在创造一个具有丰富遗产、多样化和认同感的独特城市,一个我们可以深情呼唤为家的城市。

制定聚焦身份/认同感计划

01、identity(聚焦身份/认同感)计划

在2001概念规划的指引下,新加坡政府启动了“情感保留计划”。国家发展部(MND)委托由URA组成的专门课题小组于2002年7月提交了公园及水体规划(Parks & Waterbodies Plan) 及地域特征规(Identity Plan)两个规划。规划整合了保护和再开发,保留了对社区具有特别记忆价值的地方。选出的15个区域被分为4个集群,并给出了引人注目的名字。在2002年7月23日,向新加坡的15个区域推出,其中有些建议持续到2015年。具体如下:

◎魅力老街(Balestier, TanjongKatong, JalanBesar, JooChiat / East Coast Road)。这些地区丰富的建筑遗产,大部分兴建于20世纪50年代城市向东扩张延伸的时期,活跃的街道生活和独特的街景仍然完好无损。

◎城市村庄(Anak Bukit, JalanLeban, Thomson Village, Springleaf and Coronation areas)。兴建于上世纪50年代后期,这些本地社区与他们古雅的邻里商店和餐馆散发出自己的魅力。

◎南部山脊与山坡村庄 (Morse Road and Gillman Village areas)。这些都是位于山脚下的村庄,坐落在海岛的东南部,可以欣赏到城市的全景。

◎纯朴海岸(Punggol Point/ Coney island, Changi Village, PasirRis and PulauUbin)。指在东北海岸沿线的砂光海滩和岛屿的集群,提供了远离城市的放松空间。

02、保留策略

这些地区所需要保留的侧重点各不相同,有的是当地居民常去购物的老商场、有的是独特的滨海岸边、有的是一条老街等,它们都是当地居民的独特记忆,记录着当地在多个历史时期的发展痕迹。保留的策略包括以下几点:

◎保留历史街区重要地段的500家商业店铺;

◎重新认识沿街商业功能;

◎保持低密度特征;

◎沿南部山脊通过步道连接公园,形成9公里的绿道;

◎对殖民时代的黑白房,通过注入旅馆、博物馆等新功能而使其焕发活力;

◎引入汽船租赁模式,连接5片海岸区。

03、部门协调、共同工作

每个区域的实际情况有所不同,URA的介入一般是以保障标志性楼宇及重要景观、改善连通性、调节地块大小、土地售卖及使用、增加行人专用空间、扩大户外零售及休闲区以及引入新的相关活动等形式展开。NParks(国家公园局)也兴建更多公园,扩大部分已有的公园,通过绿色网络联入国家公园系统。丰富的绿色网络将联入公园网,与连接廊道、市镇中心、体育设施、家庭相联,使人感知空间的开放感、趣味性,从而提升感知者的创新力、归属感。

04、公众参与

◎当地居民参与。编制过程采用广泛的公众参与模式,也只有当地居民才有能力告知哪些物件等可以留存,自己印象深刻,而这正是这座城市最应该保留的标识和特征。

◎规划成果向公众咨询。超过 35,000 人参观了展览,并有约 3,600 人提供了反馈。

◎由国家发展署任命子项目咨询小组。作为公众咨询的一部分,子项目组每组由20名成员组成,包括专业人员、利益相关小组和基层领导等,代表不同群体对身份计划进行仔细审视,深入讨论并提出反馈和建议。

05、绘制特色地图

通过保留城市遗产,强化每个区域的独特魅力,制定特色地图。特色地图展示图标、活动节点、焦点节点,精华路线和集会场所,这些都是社会景观的地标。这样的地标是改变和更新之间的锚点。聚焦身份/认同感计划超越了保护、超越了硬件,囊括了各地吸引人的地方,使其对新加坡人有吸引力,有归属感,根源和认同感。

编入2003总体规划中

最后汇总各方意见。基于公众咨询,URA整合这些意见并将重大变化和想法整编入2003总体规划中。

集人气的乌节路弹性引导策略

2001年,基于新加坡概念规划(The Concept Plan 2001)“注重认同感和地区特色”的宏观引导,URA 与新加坡旅游局(STB)公布《无限可能的乌节路》(Making Orchard Road More Happening)规划提案,希望保持乌节路作为世界级商业街的地位。乌节路位于新加坡的市中心,长2.2千米,为新加坡一条有名的购物区及商业大街,是新加坡知名的旅游胜地及最知名的购物中心。在法国客户调查机构Presence于2012年1月2日发布的对全球30个城市的著名商业街打分排名中,新加坡乌节路名列榜首。乌节路不单单只是购物天堂,与世界级著名街道媲美,也是衔接城市休闲、公众活动、文化生活的重要商业走廊,对当地居民与外来旅客兼具吸引与凝聚的功能。促使乌节路极具特色的主要因素是:

城市设计导则促进生机勃勃的街头生活

乌节路的街道空间凌而不乱,是因有根据规划目标的调整而逐年修订、不断更新与完善的城市设计导则来引导。乌节路在多年的区域更新中,持续提升品质同时充满活力,侧重于提升街道活力,促进渐进式改善,富有弹性的城市设计导则是重要抓手。

1)新加坡通过奖励建筑面积(GFA)和现金激励两种实施机制,激励开发商在艺术装置、建筑照明、高层建筑绿化景观补偿和建筑间地下连廊四个方面进行更多的创新,并详细规定了奖励建筑面积的管理办法。在奖励机制下,开发商承担关联的开发义务,以刚柔并济的方式控制客体开发行为。

2)导则有效促进建筑外空间场所氛围的营造,吸引过路人群介入,使公共空间成为娱乐、聚集、交往、休憩、艺术行为、表演、节庆等活动发生的城市场所。对露天茶座、户外零售商铺、活力激发、户外标志、艺术激励等户外设施提出弹性设计要求。在公共空间提供更多具有创意的户外商铺,激励文化艺术活动与作品的出现,创造街道空间丰富多样的参与性。

3)导则保证街道活动的连续性。引导建筑与建筑之间的联系与协调,形成连续丰富的商业空间。导则在重要商场建设前预留公共空间,提供行人在公共空间活动的多样性。同时,鼓励建筑空间外向开放并增强与公共空间的联系。

4)导则以奖励(现金、建筑面积)刺激的方式,鼓励业主增强地下空间、地面建筑、高空步行空间的连通性,使其与公共空间、公交站点、地铁站点之间密切联系,以加强商业街步行系统的整体性与便捷度。同时,鼓励将联接空间用于户外餐饮、商业活动等,进一步促进完善、综合、引人入胜的街道步行空间系统的形成 。

创新机制,成立乌节路发展委员会,

搭建“亲商”平台

为了鼓励私人业主对现有物业进行重建,国家发展部和市区重建局在2005年宣布成立乌节路发展委员会,从机制上创造了一个平台,让私人业主在进行重建和改建时,能够与规划管理机构进行直接对话,体现了新加坡行政管理中“亲商、亲市场”的风格。

乌节路发展委员会由市区重建局的首席执行官担任主席,其他成员包括经济发展局、陆路交通局、旅游局和市区重建局的相关主要负责人以及国家艺理会、国家文物局、国家园林局和土地局的代表。对于乌节路的重建项目和大型改建项目,其业主可以向乌节路发展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委员会评估现有的规划参数可否调整、可否给予容积率奖励等,从而促进设计创新,增强乌节路的整体活力。乌节路发展委员会可以对容积率、土地用途、建筑高度这三项重要规划参数提出调整建议。

新加坡针对乌节路成立的发展委员会(ORDEC),形成了完善的公众意见反馈、处理程序与机制,保证公众利益的维护通道,也灵活地鼓励了公众的积极参与,增强了城市设计实践的综合效益。

新加坡在城市转型、需要人才创新的档口,以identity(聚焦身份/认同感)计划强化市民归属感来尽可能留住本国精英,又以渐进式的更新形成宜居宜业的美好环境,吸引外来人才,践行了“以人为本”的城市转型发展理念。助力弹性管控的城市设计导则为多方博弈的平台提供了抓手,进一步说明城市设计及其导则是管理的工具,管理方式的创新是良性治理结果之根本。相信缺乏资源的新加坡过往的实践对中国的“城市双修”工作会有一定借鉴意义。

中国的城市问题因过往粗放式、“跨越式”发展累积的问题更复杂。笔者认为,“城市双修”工作如能以找寻城市灵魂为开篇,以相互认同、人心相通为根本,以弹性、动态治理为手段,以提升城市竞争力为目标。那么,在面对巨量问题、叠加矛盾的工作中,便能事半功倍、举重若轻。

李春梅

新加坡CPG集团咨询有限公司战略发展署高级副总裁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石楠VS潘家华:环境治理需要长效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