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官方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深度报道> 正文

特色城镇:新型城镇化建设的“独特”担当

2017-03-28 09:51 来源:企业观察网 作者:张文辉

2017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优化区域发展格局,支持中小城市和特色小城镇发展”。这是“特色小镇”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也意味着建设特色小镇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作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新型城镇化的重要抓手,我国特色小镇建设仍处于起步阶段,但在未来有望成为拉动我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何为特色小(城)镇?特色小(城)镇包括特色小镇、小城镇两种形态。特色小镇主要指聚焦特色产业和新兴产业,集聚发展要素,不同于行政建制镇和产业园区的创新创业平台。特色小城镇是指以传统行政区划为单元,特色产业鲜明、具有一定人口和经济规模的建制镇。特色小镇和小城镇相得益彰、互为支撑。

2016年2月,《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发布,明确提出加快培育特色小城镇,发展具有特色优势的休闲旅游、商贸物流、信息产业、先进制造、民俗文化传承、科技教育等魅力小镇。随后发布的“十三五”规划也明确提出了加快发展中小城市和特色镇。一时间,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浪潮从发源地浙江省席卷全国,成为热门事件。

国家部委陆续颁布的一系列特色小(城)镇政策,使得全国各地建设特色小镇的热情不断高涨。2016年6月以来,福建、河北、山东省人民政府先后颁布了关于开展特色小(城)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或创建特色小镇实施方案,广东、河北、山东、贵州、新疆等省区均表示2020年创建100个左右的特色小镇或小城镇,江苏则创建100个左右特色鲜明的“特色小镇”和100个左右富有活力的重点中心镇。此外,天津、广州、南京等城市也提出了创建特色小城镇的目标和计划。

从“特色小镇”一词首次提出至今,特色小镇的发展取得了不少成绩。但在遍地开花的特色城镇建设中,仍存在一些问题。如何找准自身的定位,避免“千镇一面”、唱“空城计”,成为地方政府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浙江: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运作

浙江无疑是特色小镇兴起之地,是现在全国最成功的范本。2015年浙江省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这样描绘特色小镇:“以新理念、新机制、新载体推进产业集聚、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2015年4月,浙江省政府出台了《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对特色小镇的创建程序、政策措施等做出了规划。

浙江省特色小镇是指相对独立于市区,具有明确产业定位、文化内涵、旅游和一定社区功能的发展空间平台,区别于行政区划单元和产业园区。杭州以基金小镇、梦栖小镇、云栖小镇和梦想小镇为代表的特色小镇建设引人瞩目。而挖掘浙江省特色小镇兴起背后的原因,是能否推广特色小镇发展经验的关键。

据《国企》记者了解,浙江省的特色小镇创建坚守一个原则,即“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运作”。以云栖小镇为例,它的前身是杭州市西湖区转塘镇的一个工业园区,后来是科技经济园区,2014年政府提出建设云栖小镇的思路,小镇围绕云计算产业的特点,构建“共生、共荣、共享”的生态体系。目前,小镇已累计引进包括阿里云、富士康科技、Intel、中航工业在内的各类企业400多家,产业覆盖大数据、APP开发、游戏、互联网金融等各个领域,已初步形成较为完善的云计算产业生态。

在市场主体登记制度上,政府放宽企业的核定条件,把准入门槛降低。在公共服务上,政府部门在小镇内开设服务机构,企业足不出镇就能办理各种事务。在这样的模式中,杭州的另一个特色小镇,梦想小镇启用仅半年时间,就吸引了400多个互联网创业团队、4400多名年轻创业者落户,300多亿元风投基金蜂拥而至,形成了完整的互联网创业生态圈。

据悉,在浙江的特色小镇里,能够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关系,政府为企业创业提供条件,大胆“放水养鱼”,让企业家才能得到充分发挥。同时,为保证小镇“特色”不湮没,浙江出台专项特色政策,采取“部门、专人联系制度”,职责分明,一一对应。首批37个特色小镇都有省市县三级领导联系,13个省级部门整合专项资金,出台专项支持政策。

河北:一镇一风格

特色小镇主要聚焦自身优势的特色产业,当前建设特色小镇,产业特色不再仅仅是制造业和贸易产品,还要突出服务业,例如商业贸易、休闲旅游、创业创意等;并进一步从产业特色向生活宜居、环境保护、历史文化传承等方面突破和拓展。

对于河北省来说,建设特色小镇需要借鉴示范地区的宝贵经验,还要因地制宜地把独具燕赵之风的特色凸显出来。

河北省人民政府出台的《关于建设特色小镇的指导意见》中提到,力争通过3至5年的努力,培育建设100个产业特色鲜明、人文气息浓厚、生态环境优美、多功能叠加融合、体制机制灵活的特色小镇。特色小镇规划要突出特色打造,彰显产业特色、文化特色、建筑特色、生态特色,形成“一镇一风格”。并且要突出历史文化传承,注重保护重要历史遗存和民俗文化,挖掘文化底蕴,开发旅游资源,推行“景区+小镇”管理体制。同时,特色小镇要聚焦特色产业集群和文化旅游、健康养老等现代服务业,引进人才,创新特色产业。

“特色小镇需要有人的聚集、产业的的支撑以及与众不同的特色,这种特色需要相对具有排他性,有差异化。”全国人大代表、保定市委书记聂瑞平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建设特色小镇还需要顶层设计的推动,“应学习河北省旅发大会的经验,进行高端对话,加强指导”。除此之外,还应引进大的战略合作者,引进社会资本,“光有钱不行,还得是个内行,得是有一定品质和层次的战略合作者。”

在河北省首批82个特色小镇创建和培育类名单中,保定市12个特色小镇榜上有名。其中,易县的恋乡?太行水镇已初步显示了其作为特色小镇带来的影响力。它改变乡村旅游“吃农家饭、住农家屋”的传统模式,“原味建筑、原味小吃、原味民俗”成为其一大卖点。现如今,太行水镇有特色小吃150余种,传统工坊十余个。到易水湖观山水,到水镇尝小吃、品乡愁,到安格庄村吃渔家饭、住民宿已经成为众多游客的新选择。

乘着首届河北旅发大会的东风,集民俗体验、民间美食、民宿客栈、文化演艺、生态农业等业态为一体的乡村旅游特色小镇“太行水镇”成为人们讨论的焦点, 2016年10月1日至7日,太行水镇累计接待游客207856人次;而10月1日至10月31日,太行水镇累计接待游客511728人次。

广东:“9+n”特色小镇新形态

在住建部公布的第一批(共127个)中国特色小镇名单中,广东有6镇上榜,其中,赤坎、回龙、雁洋镇均以旅游为主要发展方向;北滘、古镇、古竹镇在发展当地主打产业的同时,充分调动当地旅游资源,培育和发展旅游产业。

位于广佛都市圈核心区的北滘镇,在特色小镇建设上取得显著成效,并成为广东省特色小镇建设领跑的样本。北滘之所以能够“先声夺人”,是依托特色鲜明的家电产业形态,构建家电全产业链条,推进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带来更强的产业聚变效应。

广东省将以特色主导产业和经典产业为重点,打造“9+n”特色小镇新形态,包括智能制造小镇、绿能科技小镇、海洋特色产业小镇、互联网+小镇等。”其中,北滘就是“智能制造”特色小镇的样本。

在上榜的6镇当中,梅州市的雁洋镇则不同于北滘镇,“雁洋镇是叶剑英元帅的故乡,也是客家文化最集聚的地方,有它的文化特色。

在多年的发展中形成了以文化旅游为主导,现代农业、新型工业联动发展的特色产业体系。”全国人大代表、梅州市委书记谭君铁表示,把雁洋打造成为特色小镇,一要完善规划,把小镇的发展与当地产业和山水、人文更好结合起来。二是要做好基础设施的建设,“把雁洋镇作为梅州的一个副中心来打造。”三是要把人居环境搞好。最后是要把雁洋镇作为梅州的文化和健康产业聚集地来打造,把一些资源要素放进去,希望能够形成一个好的发展势头。“让红色文化、客家文化、绿色生态文化在雁洋镇得到一个很好的彰显”。

据了解,目前广东特色小镇主要有三种创建模式:一是以政府为主,由政府成立国资公司,全面负责小镇的建设,进行市场招商;二是由政府通过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或特许经营权等形式将小镇的建设全面委托民营企业;三是以政企合作为主,由政府负责小镇的整体规划设计定位,企业在政府主导下开展小镇的建设招商运营。

谭君铁表示,要用2年时间做好基础设施的建设,“我们已经用PPP的形式,投了20多亿元。”产业方面,在做专业招商,包括养生、健康、足球、文化旅游等项目。“先打造示范样板,再逐步推动。”

在谭君铁看来,建设特色小镇不能一哄而起,要把小镇的特点搞清楚,梳理清楚能够做什么,应该做什么。“首先应具有一个完善的能落地的规划,其次是把基础设施建设好,包括水电、学校、医院等。另外还可以根据各地产业打造一条特色街,打造良好的商业氛围,吸引农民进城买卖。政府方面,需要储备一些可开发的用地。我们现在要求建设用地、商业用地上给特色小镇做优先安排。最后,健全公共服务平台,让群众办事更容易。”

在谈及特色小镇建设中遇到的问题时,谭君铁提出:“国家应出台一些政策,国开行等政策性银行应给特色小镇提供一个中长期金融支撑,把这个产业培育起来。”

湖南:着力培育专业特色镇

在住建部公布的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中,湖南5镇榜上有名。特色小镇建设成为“十三五”期间湖南住建的一项重要工作。依据《湖南省旅游业“十三五”发展规划纲要》,未来5年内,湖南将建设100个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特色小镇。着力培育一批工业强镇、商贸重镇、旅游名镇等专业特色镇。通过3-5年的试点建设,在重点地区率先建成一批人口承载能力较强、空间格局合理、公共服务完善、生态良好的宜居宜业宜游城镇(群),使之成为区域发展重要节点,形成良好的示范带动效应。

“特色小镇是一个非常好的切入点,能够对产业结构调整、人居环境改善、老百姓脱贫致富等各个方面进行强力整合。我们也希望通过打造‘湖南版’特色小镇来助推湖南新型城镇化升级。”全国人大代表、湖南永州市委书记李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特色小镇的建设不仅需要顶层设计的规划,还需引入社会资本,战略合作者,以此形成强大的合力。湖南湘都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湘都)在这方面早有实践,其首创的“湘都模式”正给湖南省宁乡县的农村农业建设带来改变。

湘都成立的生态农庄,依靠“本地资源+外地市场”,走上了经营生态农业的绿色发展之路。经过几年发展,湘都生态农业园已经发展成集生态种养、产品加工、物流配送、终端美食、观光休闲、旅游接待等为一体的,一二三产融合的新型生态农业园。

“以创新模式打造湘都生态小镇,希望未来这里可以成为宁乡地区年轻人返乡创业的的大本营,文化、商业、旅游、万众创业、农业强区的示范点。”湘都农业创始人、董事长、长沙市人大代表刘跃华说。

让农村能够“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特色小镇无疑就是对这一愿景的实践。因此,特色小镇应当是以农村可持续发展为核心,以“生态+文化”“生态+产业”“生态+旅游”为重要要素的综合体。湘都的创新模式正在成为湖南省建设特色小镇的社会代表力量,也正在走出一条现代农业的发展共赢之路。

如今,特色小镇正以星火燎原之势在全国蔓延开来。特色小镇建设涉及环境保护、文化传承、基础设施建设等多个产业领域,这将为产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作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要抓手,我国特色小镇建设初显成效。尽管还处在起步阶段,但未来,星罗棋布的特色小镇有望成为拉动我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提升联动效率 促新型城镇化政策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