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官方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政策解读> 正文

发改委详解京津冀规划 基层博弈争为北京减压

2014-05-29 08:16 来源:腾讯财经 作者:李 伟

中国区域规划如火如荼,最引人关注属京津冀。从传闻到现实,从高层表态到实施举措,京津冀一体化牵动方方面面。京津胖、周边瘦,尤其北京饱受大城市病困扰,规划被寄希望于能医治协同发展顽疾。

5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副秘书长范恒山在北京通报这一规划的制定进展。他表示,发展规划正在编制中,不久前发改委组织各个部门深入调研,已经形成了调研报告。不过,规划出台时间仍未确定,发改委方面希望首先保证质量,使规划思路经得起时间检验。

范恒山自2006年6月起任发改委地区经济司司长,该部门主导区域规划,他也兼任国家促进中部地区崛起办公室副主任,在5月刚刚升任副秘书长。

据范恒山介绍,这份规划一个重要举措就是要疏解北京的非首都核心功能。具体包括,要推进包括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产业转型升级与转移对接,实现创新驱动发展,同时统筹对接社会事业和公共服务,加强生态建设与环境保护,提升资源能源保障水平,扩大对内对外开放,这些重要的方面均要做出部署和安排。

在此过程中,一场来自基层的博弈,也在同时发生。谁会成为为北京减压的排头兵,将决定这个城市或地区未来的命运。

现状困境:京津胖周边瘦

北京吃不下,天津不够吃,河北没饭吃——早年,不少人以此形容京津冀发展中的尴尬。作为中国三大中心城市群之一,区域“一京独大”的结构带来了诸多问题。

京津冀城市群内部城镇化发展不平衡:2012年,北京、天津城镇人口比率分别达到86%和82%,已迈入高度城镇化阶段,而同年河北省的城镇人口比率只有47%,处在城市化中期阶段。

从人均GDP来看,2012年北京和天津人均GDP分别达到14027美元和15129美元,而河北省人均GDP仅为5839美元,不仅远远低于京津,甚至低于同期全国平均水平6094美元。

除了“京津胖、周边瘦”的不均衡,大城市病也已显现:北京庞大规模的人口与可承载能力矛盾突出,交通拥堵、环境污染、城市运营成本提高,运行效率下降。

范恒山说:“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确面临着一些问题和挑战。比如北京城市功能过于集聚,人口增长过快,大城市病比较突出。京津冀三地的定位不够清晰,分工不够合理,区域内发展落差比较大。另外这个地方城市密集,但是大中小城市发展不协调,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能力比较弱。还有资源环境的约束明显,水资源短缺、大气污染问题严重,解决这些问题也迫在眉睫。”

高层表态:打破一亩三分地思维

来自高层的表态,加速了京津冀协同规划的推进。

2014年“两会”前夕,国家主席习近平召开座谈会,要求京津冀协同发展,打破一亩三分地思维。此后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也明确提出京津冀等中心城市群面临着优化转型升级的巨大挑战。

按照高层做出的指示,解决北京发展问题,必须纳入京津冀和环渤海经济区的战略空间加以考量,打通发展的大动脉,更广泛地激活北京要素资源;天津、河北要实现更好发展也需要连同北京一起来考虑。今年4月,副总理张高丽在河北调研时也指出,当地要在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实现更好更大发展;要提高产业发展层次和水平,化解过剩产能工作,坚决治理大气污染。

范恒山介绍,发改委在制定京津冀协同发展相关规划时,以五大原则为依据:

一坚持问题导向,区域内存在的特殊矛盾和问题,要有针对性地予以解决;

二优化区域功能,重新审视并明确京津冀各自功能定位;

三突出协同发展,以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升级与协作,生态环境保护、公共服务保障、市场体系构建等为重点,推进一体化发展;

四着力体制创新,加快形成富有效率的体制机制,提升区域发展活力和竞争力;

五注重条件约束,研究区域环境、生态、水、土地等的承载能力,合理配置资源,强化资源和环境约束。

在具体方面,发改委还要着眼于疏解非首都的核心功能,把这些产业尽可能地压缩和疏解到周边。另外,发改委也将提出促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大改革举措和财政、产业、投资、人口、社保、生态、环保、土地等具体保障措施。

基层博弈:协同发展下的“抢单”

从上世纪70末设立深圳特区,90年代浦东开放,再到21世纪的滨海新区,每一个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的区域规划,中央政府都会集中物力财力重点投入。规划关系重大,以至于任何一点风吹草动的传闻,都会引起不小波动。此前,保定、唐山、石家庄、廊坊等均传出声音争当北京之外的副中心,最直接被影响的当属楼市,忽上忽下的房价反映着市场对此的热衷程度。

高层规划深刻影响基层命运,北京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外迁的案例,或许能反映些其中不同主体的利益与博弈。

2014年,大红门批发市场开始就地升级改造,北京仅保留其配送服务功能,而占地面积较大的仓储功能将外迁至河北,选择河保定白沟还是廊坊永清?

就在5月,北京丰台区商务委刚刚与白沟新城管委会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以促进大红门地区的批发、仓储等功能向白沟转移。但之后一周的5月16日,大红门的8家主力市场,包括京温、大红门纺织批发市场等正式签约落户永清。此前4月,廊坊市也与西城区签订协议,永清成为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搬迁承接地。

在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下,“抢单”恐怕不只会发生在服装行业,毕竟还有更多极富诱惑力的资源。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陆铭:构建功能有差别、量级有梯度、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