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深度报道> 正文

朱荣远:深圳是一座什么样的城市?

2020-10-20 10:36 来源:规划中国

作者 | 朱荣远

教授级高级规划师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

摄影:龚志渊

深圳四十年的现代化实践,是对中国人向往美好生活愿望的一种示范和先行。先行实施改革开放,借鉴和集合人类文明,深圳成为中国现代化的“温度计”和和国际化开放的“接线板”。

“深圳就是生命力!”——这是深圳城市规划馆策展的主题词之一,也可以说是对四十年深圳成就的评语,那么这座城市的生命力来自哪儿?(点击阅读:深圳城市规划馆观展指南:深圳就是生命力!)

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每个中国人的本能,也是政府对中国社会的承诺。

当年那些敢于改变自己生活现状、又向往美好生活的人们,从四面八方来到深圳,集聚了胆识和勇气,构成了深圳生命力的精神之源。

改革开放的四十年,深圳借制度和政策的特许,以城市为试验场,引入许多新概念,尝试重新定义那些司空见惯的各种名词含义,这是深圳生命力的文化之源。

@深圳市城市管理局

深圳,一座重新定义“时间”价值的城市。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是对传统价值观的一次颠覆,深圳以城市为平台集聚年轻的人、释放年轻人的激情,展现了年轻城市的文化心态,也沉淀了深圳时间的价值。

如今被现代化不断塑造的深圳已走过了四十年,与城市同岁的人正在进入不惑之年,这座城市依旧年轻。

四十年的“深圳时间”所包含的一切,对于资本而言,时间就是金钱;对于人而言,时间就是生命;对于社会文明而言,拥有多元附加值的深圳时间,定义了时间也就重新定义了“人”这个名词,让人的生命多了些意义,当年的“时间就是金钱”,今天增添了“时间就是生命”的含义。

城市在不断升维,人在深圳存在的价值感升维,证明了中国现代化解放人性和创新政策机制的可能性,积攒了难得的包容、责任、情怀、奉献、人文主义等,留下了四十年不可逆的深圳进步历史,人们用“一夜城”和“速生城市”形容深圳城市建设的奇迹,。“来了就是深圳人!”显现了深圳社会迸发的生命力,也预示了这座移民城市未来的不确定性……

摄影:梁浩

深圳,一座重新定义“生态”的城市。

2000多万人与30000种动植物共生,山海自然环境包容了城市,同时人们也礼敬大自然。深圳示范了人与自然共生的空间模式,深圳的自然生态是天赋的,而社会生态却是人为的,不断迭代更新演进的现代文明城市与城中村的并存;相对自由的科技创新的氛围;在与外部世界的对流中获得的先机……人们可以感受到雨林社会的多元和生机,那是一种特别的文化态度和文明的状态,也是深圳进行现代化探索中不断形成共识的结果。

因为大量移民而成的社会,陌生人集聚,各自的生存与发展权益没有大一统的文化作为依赖,地方性形成的族群文化生活圈,使得社会民间多样化的特征,移民之间以共同家园为前提,向善向好成为大家的共识,关注民生、关注公益,深圳的民间组织活跃在自然生态环境保护、社区共建等领域,践行着城市共建的义务。

摄影:龚志渊

深圳,一座重新定义中国现代化的城市。

四十年前的中国,深圳就是那扇唯一可透过香港观察当今世界现代化的窗。比邻香港,让人感觉靠近了世界,同时也让世界可以接近中国。深圳的最初使命是:以经济探索为超越意识形态的手段,以此为扩大共识的基础。

现代文明的气息与当时封闭的中国形成的价值对冲,让这座速生城市不断地进行改革和开放的试验,试对试错,在对错之间的判断和选择。在深圳一切新的尝试似乎都是合理的,犹如一个多制式的价值接线板,形成一种当时中国没有的宽容氛围。中国在深圳向世界打开的一扇窗和开启了一扇门,深圳成为“四个经济特区”中与世界交流相对最充分、发展最快的城市和现代化启蒙最有效的社会。四十年的实践路上充满了选择、机遇与陷阱,这是一个严肃激烈的过程,但也不妨概括为:中国现代化,深圳“皮试”。

摄影:龚志渊

深圳,一个“离谱”的城市。

四十年前因改革开放而扳动了道岔,深圳有机会转向了新的价值轨道,暂时摆脱了传统文化的羁绊,因为制度的特许和社会包容度,深圳成为了中国特色现代化的“种子田”,播下了个人抱负、企业和国家理想的“种子”,这当中有成功也有失败,“离经叛道”地践行了从“离旧谱”到“靠新谱”的中国特色现代化的过程。

这个“例外”也解释了:为什么在四十年可以从30万人的宝安县,速变成为一座超过2000万人超级大都市。在深圳人们相互包容,共同生活,移民文化形成的向好向善的共识,使他们更愿意相信契约和法律,如果说在深圳先行示范建设法制社会,可信度和可实施度无疑都是最高的,这才是现代化最靠谱的事情。

摄影:龚志渊

深圳的存在证明了解放思想、释放人性可以集合无穷的能量,既推进了中国现代化的进程,也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社会。谁也不能说自己没有被深圳影响,即便那些不赞成改革开放的人、那些没有来过深圳的人,深圳也深深地影响和刺激着他们。在各种支持和反对声音伴随的四十年间,越来越多的人们认同深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先锋城市。

四十年,深圳的现代化实践让中国第一次与现代世界的距离那么近;第一次让更多的中国人知道外部世界的人们在想什么、干什么;更重要的是让人们知晓了中国社会与外部世界的差距,深圳既是一面看清自己的镜子,也是一面发现别人的透镜。深圳就像是夜晚的一盏现代化文明豆火,在岭南地区明亮一隅,四十年间豆火亦燃亦灭,现已星火燎原,因“离谱”而成为中国现代化的先行者。

摄影:龚志渊

深圳,一座“纠结”的城市。

深圳的纠结,存在于面对前行发展中的各种矛盾,理想或失望并存的地方。这是先行者的纠结,挑战这座城市能否保持思想和行为的先锋性。

纠结,也反映了深圳社会似乎正在失去突破既有的制度桎梏的社会氛围,改革进入深水区,畏难和无为的心态消减了理想激情,人们逐渐将敢于改变不合理现实的勇气深深地锁在自己心里,看在眼里,“习以为常”正在成为深圳城市文化的新“包浆”,也砌筑成为制度和机制创新的新“南墙”,如此心态的蔓延使面对社会事务的创新变革意识正在成为稀罕之物。当深圳将自己看作经济高产田,又陶醉于表象创新的泡沫中时,深圳的国家价值渐渐褪色,直到中央政府再次赋予深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深圳才再次找回了国家战略的角色。

就像1992年的“南巡”一样,2019年的“先行示范区”就是持续改革的纠结时的选择,于是深圳再次成为一座执行国家现代化特殊新任务的城市,去面对国内外复杂的局势。

摄影:龚志渊

深圳,一座“谜”一样的中国先锋城市。

深圳,一座现代化意犹未尽的创新城市和充满不确定性的城市。

“深圳”,意为深沟。四十年前它是横在中国与世界之间的深沟,以经济特区为由经过不懈地改革和开放,在四十年后深圳变成了一座“桥”,架起的一座可信的、连通中国和世界的人文之桥,成为国际化和现代化的希望之桥,大千世界已非往日,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愿望与时俱进。

当下,世界变了,中国也变了,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先行示范的角色没有变。实现“先行先试”的示范区和强国范例,使深圳再次成为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现实映射。

深圳是一个备受争议,或褒或贬的城市,也一直为世界的目光所聚焦。作为一个土地空间有限且超高密度(人、物)的城市,将接受和继续接受各种非常的挑战,对有限土地空间的利用,始终充满着不确定性和各种想象空间,游走在人们对未来的各种理想和现实之间、对错之间、左右之间,在争议中一直向前,向前,开始闯入下一个陌生的城市迷局。

深圳,是一座依旧年轻而具有可塑性的现代城市,在前行的路上又总是面临选择各种价值“岔路口”,先行先试的特殊任务让深圳再次有机会探索中国特色现代化的各种可能性,成为中国当下和未来价值走向的消息树和风向标。

摄影:龚志渊

四十年,观察在深圳已经发生的一切,从中可以感受到城市的生命力,也可以推理中国可能的各种未来。

—— 四十年间,从30万人的宝安县,不断因量变而质变,质变带来新的量变的现代化城市。

—— 四十年间,在中国先行的现代化实践中,许许多多的名词在这里被注入新的解释和定义。如:人性、公平、市场、信用、契约、法制、文明、失败、成功、创新、社区、文化……

每个人在深圳的工作和生活状态都不一样,“每个生命的过程,是一个自己建立秩序的过程。”同时也是一座城市公序良俗形成的过程。人本而立、万物众生、公平而兴、法制为基、创新为魂……深圳一座可以让人拥有自己个性和想象力的城市,深圳就应该以这样的城市去承载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想象。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尹稚:“十四五”中国需打造更多战略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