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学会声音> 正文

石楠:美颜 |《城市规划》编者絮语

2019-09-24 09:22 来源:城市规划

导读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石楠在《城市规划》杂志2019年第9期的“编者絮语”中表示,规划是公共政策,如何应对面广量大的多元需求,如何应对弱势群体的特定要求,如何破解不充分不平衡的问题,显然不是美颜能够承担的重任,功能与形象、里子和面子不应该成为矛盾的两个方面,而应该成为和谐统一的整体。

如今的手机,拍照功能十分强大,好些自带美颜功能,什么祛斑、瘦脸、美白,一键搞定,满足了不少人对于相貌的追求。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是无可非议的事情。美颜相机能够让拍出的照片美美哒,但照片里的人并不会因为相机的美颜功能真的变美。

除了拍照,日常生活里也有一些类似的“美颜”事情。

比如刷墙。为了达到理想的视觉效果,不少地方遇到重大节庆或活动,喜欢来一次全市大动员,房前屋后“大扫除”,大街小巷粉刷一遍,靠“美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中国人素来有打扫门庭、喜迎新春的传统,干干净净过新年,曾经是前辈们的追求。如今,生活水平提高了,每家每户的卫生状况改善了,城市的管理水平也应该提高。大事件固然能带来城市发展的契机,但类似于整洁、秩序和卫生这类基础要求,应该把功夫花在平时,落实在日常工作中。运动式的城市美容,客观原因肯定不少,但难免让人怀疑背后的懒政思维。而整洁、秩序和卫生也不能只靠刷墙“美白”,不解决实际问题的一白遮百丑式的刷墙,属于典型的形式主义。我国已进入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应该坚决地反对那种浪费国家钱财刷白墙,不把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作为重点的做法。

又比如景观大道。为了给上级领导或来访者形成好的第一印象,有的地方热衷于打造进城的迎宾大道,营造美丽壮观、气派辉煌的城市门户形象。中国有好客的传统,更有爱面子的基因,即便平时勒紧裤带,也要体面地宴请亲朋,花点钱把脸面打扮好,是皆大欢喜的事。但我们已经跨过温饱正进入全面小康,人民对于城市品质的追求,显然不只在于进城的仪式感,更在于身边的环境、每天的便利。中央反复强调加强社区服务场所建设,优先安排公共服务项目,打造方便快捷生活圈,合理规划建设各种公共活动空间,强化绿地服务日常活动的功能,让市民就近见到绿地、亲近绿地,正是要求我们摒弃传统的“装门面”意识,把有限的公共资源,花在居民日常生活的实际需求上。怦然心动的第一眼固然重要,但相守于岁月的持久,要靠内在的品质,只有这才能赢得人民的满意度。上级的肯定和访客的认可当然可以增分,但不可演化为“注意力政绩”,本地居民“一个不能少”、“不让一个人掉队”,才应该是出发点。

再比如城市更新。时至今日,不少地方还停留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旧城改造的套路上,愿意做沿街一层皮的改造,不愿意下力气破解棚改、危改难题;热衷于亮化工程灯光秀,对黑臭水体治理等基础工程不感兴趣;关注出房率等技术指标,不研究城市功能提升空间转型等重大挑战。于是,在不少城市,空间品质的不平衡现象日渐突出,一方面是国际水准的CBD、光鲜亮丽的滨水区,令国外同行赞叹,另一方面棚户区、城乡结合部污水横流、垃圾遍地,着实让人汗颜。其实,无论是城市更新,还是乡村振兴,强调的首先是功能提升,应该多做固本培元的工作,少干花拳绣腿的事。唯有培育自身内在的抵抗力、恢复力、生命力,才可能有效地抵御“城市病”,实现整个系统的平衡解决方案。

美颜相机是技术的进步,也是个人的选择自由,但城市工作是否要靠美颜,则属于公共事务。规划是公共政策,如何应对面广量大的多元需求,如何应对弱势群体的特定要求,如何破解不充分不平衡的问题,显然不是美颜能够承担的重任,功能与形象、里子和面子不应该成为矛盾的两个方面,而应该成为和谐统一的整体。美丑、贫富不是分类的依据,更不应成为政策选择的标准,因为内在美才是真正的美。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吴志强副理事长:城市规划者在改变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