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官方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源>会议报告>其他报告> 正文

倪鹏飞:京津冀发展应该着眼于三个关键措施

2023-11-23 14:44 来源:城中百人

8月23日,中国城市百人论坛2023夏季论坛——“京津冀协同发展”在北京举行。会议聚焦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一重大国家战略,汇集国土、规划、地理、区域等多个领域的重量级专家学者,为京津冀发展建言献策。

会上,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城市百人论坛秘书长(执行)倪鹏飞在发言中指出,京津冀一体化在全国区域中应该处于后列,但实际上也已创造了可以解决区域分隔的一些重要条件,并且三地政府,特别是三地政府第一责任人的确立非常关键。他认为,发展都市圈对目前京津冀城市群的发展、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尤其重要。他提出,非核心功能的疏解是在都市圈范围内、中心区周边的疏解;北京在多项经济要素上占全国比例高,要充分发挥北京都市圈的经济功能,带动京津冀及其他地区发展。

以下是他的发言整理:

(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在论坛上发表主题演讲)

我的观点其实也是受大家的启发一个总结性的,我想说京津冀发展应该着眼于三个关键措施,或者三个关键重点。

一、以高质量、一体化促进京津冀协同发展

党中央提出来“双循环”,特别强调内循环为主,要建立统一大市场。既然国家要建立统一大市场,也就是说整个国家要实现市场的一体化,区域是不是应该实行高质量的一体化。长三角就提出来“高质量一体化”的问题,实际上各个区都有高质量一体化的问题。区域协同发展我认为关键和基础也是区域的一体化,我概括了三点:1、公共产品,特别是公共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2、产业的相似和互补,尤其是相邻地区,既相似又互补;3、要素的自由流动,实际上就包含了公共服务层面上面的相通或者相等。

目前京津冀在一体化方面在全国区域中应该说走在后列,存在着严重的分隔。前面大家也都讲过,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京津冀在过去,比如公共服务方面,北京、天津和河北差距就特别大。还有很多政策方面、产业方面差距特别大。差距特别大,一体化就有问题,就要采取行政的措施,行政分隔的措施进一步导致它们之间的差距。前几年在讨论京津冀一体化的问题时,曾经提出北京和河北的产业绝缘。产业不是一体而是绝缘,二者根本没关系,资金要素可以进行“跨顶”的交流和合作,北京的各种要素可能到南方去,就不经过河北,从河北顶上过去。另外大家很清楚,疫情时候各地“守土有责”,不仅全国行政分隔有反应,京津冀的分隔更是有反应,河北三县和通州的距离就是一河之隔,去了来不了,来了走不了。

但是实际上,总体来说京津冀发展到现在已经创造了很重要的一些条件能够解决这个分隔。比如说北京、天津的教育、医疗资源都很多了,特别是教育方面,马上人口在减少,优质教育可能闲置了,能不能实现和河北的一体;其他的资源包括医疗资源等等,至少发展到今天是有这么一个条件的。所以很大的程度上,我们要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就是要在一体化方面做出实质性的步伐。除了要建立相应的利益机制之外,三地的政府特别关键,三地政府关键中的关键是第一责任人的确认,长三角第一责任人很清楚就是上海。其实京津冀的第一责任人也很清楚,关键就是第一责任人,就像兄弟之间能否联手关键是老大,老大能不能做一点牺牲。我研究区域发展的时候发现大家都想赢,都觉得能够共赢,但是谁赢多,谁赢少,谁先赢,谁后赢大家都有顾虑,都不想后赢,都不想赢得少。所以协同发展总是雷声大雨点小,我们认为要真想赢、真想推进,老大要带头,老大也是第一责任人。

二、以都市圈建设带动京津冀协同发展

刚才几位专家都谈到了,仇部长、肖理事长、树伟刚才都讲到了。实际上区域的发展当中,区域是一个城镇体系,并且随着经济进一步发展是一个多层/多形态嵌套的城市体系。最底层是小城镇,然后是都市圈、城市群,然后才是城市化地区,多层嵌套城市体系也是逐步形成。最早城镇化率30%时候主要是城市,50%时候可能是大城市,60%可能就是都市圈,70%、80%可能是城市群。我们目前都市圈实际上是城市体系中间的环节,它非常有必要有一个重大的发展,它的发展一方面能够解决中心城市过度聚集、功能疏解问题,同时也能带动城市群的发展。也就是说为什么有的城市群就发展不起来,因为它离得太远。先把都市圈发展起来,都市圈和都市圈之间慢慢地连起来,城市群和城市群慢慢成了城市带,是这样的一个关系。我们现在京津冀尽管城市化率很高,但是我认为是处在都市圈发展非常重要的阶段。我们总的来说是忘记了或者跨过了都市圈这个概念,直接就搞城市群了。我们两个超大城市过度聚集非常严重,需要疏解。同时一些区域又比较稀疏,尤其是河北的城市。

所以发展都市圈对整个京津冀的城市群发展、或者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目前是特别关键的一个方面。都市圈不仅是首都都市圈,还要是天津都市圈、石家庄都市圈,甚至保定也可以发展都市圈。当然规模不一样,都市圈发展起来才能够连带城市群发展,所以这一点是特别重要。

三、充分发挥北京都市圈的经济功能,带动京津冀的协同发展

刚才陆大道院士也提出了这个观点,他一直强调北京的高端服务业,北京的经济功能的重要性和地位,他一直在呼吁这个事情。我是这样想的:

1、我们需要正确理解非核心功能的疏解。

一些超大特大的城市要疏解非核心功能,但是是说它的中心区,就比如说北京市它是中心区不要发展那四个方面的重点,经济、产业,尤其制造业应该转向疏解。但是疏解从城市群的角度来看,可以疏解到首都都市圈周边或者外围的地方。要疏解太远了,可能既没有做好中心区,外面也未必能够连得起来。所以疏解很重要的是在都市圈范围内的一个疏解,中心区向周边的疏解,要正确理解。

2、首都都市圈拥有巨大的经济中心功能。

刚才仇部长介绍了几个数据,我这里也有几个数据。从人才方面来看,北京的国家青年杰出人才占全国34%(2019)。科技方面技术合同技术交易额占全国1/3左右,吸纳创业投资金额占全国35.4%(2018)。特别重要的金融业资产占全国的45%(截至2018年年末)。你想一想,北京这地方有全国这么多的经济要素,是不是具备充分发展的条件。要从比较优势的角度来说,不仅是量大,而且质还比较高。你再想一想,如果这些优势不发挥是不是有点可惜了?是不是有巨大的浪费之嫌?别说要素资源经济的外溢,就是自己内部是不是要有一个很好的消耗。

3、发挥首都都市圈经济功能,不仅对北京十分重要,而且对京津冀一体化、对环渤海地区、对整个北方地区都十分地关键。

当前南北经济的差异在加大,北方很多经济发动机在减弱。北京是北方地区最大、最重要的发动机,这个发动机如果受到影响,对全国应该产生什么影响。所以在这里我是特别呼吁,要充分发挥北京都市圈的经济功能,带动京津冀共同发展,带动整个北方甚至全国的发展。

以上是我想讲的三个关键。

热门专题

2022/2023中国城市规划年会

一周点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