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城市规划网>学会> 学会动态> 正文

自由论坛六:“城市需要什么样的副中心?”

​——2016规划年会自由论坛嘉宾观点综述

2016-10-09 09:34 来源:cityif 作者:杨 春

建设副中心是大城市为满足人口、用地与经济的快速增长需求、缓解中心城区由于规模过大而产生“城市病”问题而普遍采用的空间优化发展方式。随着我国城镇化的深度推进,国内许多城市相继在总体规划中提出“副中心”或“多中心”的发展战略,令此问题备受业内关注,尤其自中央政治局会议部署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设工作以来,城市副中心问题又再度升温,成为广泛讨论的热点。在2016中国城市规划年会上,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发起并承办了主题为“城市需要什么样的副中心?”的自由论坛,邀请到多位业内知名专家学者,就城市副中心的发展建设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

李国平(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

特大城市的副中心应当建成具有区域辐射力的副中心城市

李国平教授认为,要讨论城市需要什么样的副中心,需要先思考城市为什么需要副中心。在前阶段的发展中,大城市放任经济优先,简单采取单中心扩张的方式,使城市功能和人口在有限空间内过度集聚,导致城市问题,国民福利降低,生活品质下降,所以提出通过建设副中心来缓解城市集聚所导致的弊端,同时更要审视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城市,怎样使大城市更适合人居。

对于副中心的认识,李教授认为,相比于国外城市,中国的大城市在尺度上已经是区域规模,并非是点而是面,在多中心、网络化的发展趋势下,大城市的城市副中心并非仅是CBD的补充,而应该成为副中心城市。从区域的视角来看,通州不仅仅是北京的城市副中心,还应该是区域的副中心城市,并且应该有几个副中心城市来共同承接主中心功能,构成区域中心结构。

对于如何建设好城市副中心,李教授提出应该重点关注几个方面:一是既要疏解主中心的功能,还要有自身相对独立的功能建设;二是要引入高端职能,比如高端商务、高端制造等;三是要建立完备、优质的公共服务,注重生态、宜居建设;四是要避免“卧城化”,实现产城平衡发展。

杜宝东(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城乡治理研究所所长)

不应简单强调主、副差异,副中心应积极融入区域网络化的城镇体系

杜宝东所长结合前期参与北京城市副中心的规划工作,对副中心问题谈了三方面认识:第一是秩序性,他认为中心体系的形成是城市发展扩大过程中的基本规律,主、副中心的思路往往出现在特大城市快速成长阶段,而进入城镇化后期,多中心、网络化将成为城镇功能结构体系发展的新趋势,城市内部未必仅是简单的主、副关系。第二是关联性,在生产资本全球化与国际分工作用下,城市很难仅满足自身职能发展,必须面向区域、面向国际。副中心建设不是简单的城市内部需要,而要实现区域中心的角色转变,联络副中心与未来可能成长的职能地区,使中心体系成为开放体系。第三是不确定性,信息化给城市功能带来巨大变化,很多是规划难以预知的,副中心规划未必要说清楚所有问题,“定制化”只会使副中心的生长受到制约,可以考虑采用逆向的思维方式,而非简单的人为安排。信息化也使城市功能高度混合,加速了传统“中心—配套”体系的瓦解,功能的扁平化转变会进一步增强发展的不确定性。所以,未来副中心的调整重点未必是传统的定位与功能,可能会有更多方面的工作。

路林(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总体规划所所长)

副中心建设不仅要做好空间优化,关键是配套政策的改革与创新

路林所长介绍了北京城市副中心提出的背景以及目前的规划工作进展情况,对于副中心建设,他谈了几个方面的思考:首先是为什么建设副中心?路所长认为有三点原因:一是解决北京自身的“城市病”问题;二是推动区域协同发展;三是探索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的新模式,通过副中心发展树立未来中国城市建设的创新示范。那么,副中心究竟要怎样建设,他认为有三个关键点:第一,要按照“国际一流和谐宜居之都示范区、新型城镇化示范区、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示范区”的定位,积极进行相关政策的改革与创新,包含城镇化模式、跨区域协同发展方式、城市开发建设模式等。副中心建设过程中,空间的优化调整是重要方面,但关键还在于政策的支撑,在于如何与城乡治理的方式进行有效对接。第二,要做好副中心与主中心关系的统筹。虽然北京的空间结构从原来的单中心变成了一主、一副双中心,但总体空间发展原则并没有改变,副中心建设是一种新形式的“集中”而非分散,主、副中心仍然保有紧密的时空联系。第三,副中心若要有效发挥反磁力作用,就应当与主中心共同承担首都核心功能。

周定友(郑东新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

副中心要认准一个理念,守好一张蓝图,建设新陈代谢、有生命力的城市

周定友副主任系统介绍了郑东新区的规划建设历程和发展理念。他指出:郑东新区的规划建设一直坚持一个理念,从开始到现在十几年的建设几乎没有大的变化,就是城市应该是有生命的城市,把城市当成一个生命体,表现为共生的城市、新陈代谢的城市。通过老城区的功能外移和新城区的功能补充实现新、老城市的共生。城市中用来支撑城市发展的交通、市政、铁路等相对是不变的,而城市的用地功能却是可变的,有更多种的可能性,比如办公与住宅之间的转换,这就是新陈代谢的体现。

郑东新区的环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