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规划会客厅> 正文

专访清华大学公管学院院长薛澜:“本次机构改革 体现了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新要求”

2018-03-14 11:05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王尔德

“《机构改革方案》体现了中国进入新时代全面发展和高质量发展的新要求,具有鲜明的时代和主题特色。” 清华大学公管学院院长薛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

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指出,“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场深刻变革”。

3月1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向全国人大提请审议《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议案》(以下简称《机构改革方案》)。“《机构改革方案》体现了中国进入新时代全面发展和高质量发展的新要求,具有鲜明的时代和主题特色。” 清华大学公管学院院长薛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

就改革开放以来国务院第八次机构改革方案的特点和特色,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了薛澜。

整合政府职能弥补公共治理短板

《21世纪》:你如何整体评价《机构改革方案》,有哪些新特点?

薛澜:首先,从改革的目的来看,这次改革着眼于完善国家治理体系,重点放在转职能,转方式,转作风,优化政府机构职能配置,提高政府运行效率效能,体现了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和十九大的改革精神,体现了“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改革思路。具体来说,这次机构改革围绕推动高质量发展,加强和完善政府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生态环境保护职能进行了具体的改革。

其次,从改革的内容来看,这次机构改革体现了中国进入新时代全面发展和高质量发展的新要求。改革的重点超越经济发展领域,涉及到社会管理、公共服务和生态环境保护等社会民生领域,有着鲜明的时代特色。

《21世纪》:在国务院组成部门调整的变化里面,你认为有哪些新亮点?

薛澜:我认为此次国务院组成部门的调整,一个亮点是通过整合政府职能来弥补公共治理的一些短板和难点,如在生态文明、环境保护等领域;另外一个亮点就是新设的两个国务院组成部门,即退役军人事务部和应急管理部。

退役军人事务部是在全面实施强军战略的大背景下成立的,有助于更好地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加强退役军人服务保障体系建设,从而减少退役军人的后顾之忧。

应急管理部的成立也值得高度关注,这是中国应急管理体系从2003年以来建设发展的一个新的重大变化。我们所处的是一个灾害多发频发的高风险社会,应急管理部的成立将原来分散在国家安全生产总局、国务院办公厅、公安部、民政部、国土部、水利部、国家林业局等多个部门的应急职能统筹在一起,这样可以从事先、事后、事中多维度提高应急救灾能力,更好地保护人民群众的人身财产安全和维护社会稳定。

当然,应急管理涉及多个领域专业技术能力,原来分散在各个部门的下属事业单位的业务能力机构,是否也将随着应急管理部的成立进行整合?这又是一项复杂的涉及多个事业单位的改革。

《21世纪》:我特别注意到,在组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同时,不再设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对此,你怎么理解这种国务院改革议事协调小组的新变化?

薛澜:和其他的国务院的改革议事协调小组办公室一样,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对应的原来的国家卫生计划生育委员会。现在取消了这一小组办公室,我认为有两个考虑,一是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对于像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这样的重大改革也高度关注,因此导致这部分的改革议事职能已经有所转移;二是医疗卫生健康领域的改革职能本身也应该是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应有之义,今后需要新组建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加强改革方面的协调能力。

当然,目前还存在着不少的类似的改革议事协调小组,这些小组的去留还有待观察。

建议修改《国务院组织法》

《21世纪》:每次机构改革都涉及到人员编制的安排和人员转岗,你认为在人员编制改革方面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薛澜:在机构改革里,“定职能、定机构、定编制”也即人们俗称的“三定”是最最核心的内容,其中定编制的问题引人关注。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财办主任刘鹤在解读十九届三中全会《决定》时曾经强调,应强化机构编制管理刚性约束。强化党对机构编制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统筹使用各类编制资源,加大部门间、地区间编制统筹调配力度。严格执行机构限额、领导职数、编制种类和总量等规定。严格控制编外聘用人员。加大机构编制违纪违法行为查处力度,严肃追责问责。

不过,从世界大国的角度来看,中国中央政府一级的人员编制规模并不大。从我们了解的情况看,中国与经合组织和金砖国家相比,中央政府人员占全国各级政府人员比例是最低的。

对此,我的建议有两个:应该按照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目标,遵循现代行政科学的内在规律来配置行政编制资源,对于一些公共管理的短板,该加强的应该加强。同时,也要抓住机构调整的机会,在精简机构和简政放权方面做出努力。相关事业单位也应该进行相应改革,对于承担行政职能的应该转化为行政机构。可以放给社会的,就应该及时交给社会。

《21世纪》:《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提出,要依法管理各类组织机构,加快推进机构、职能、权限、程序、责任法定化。对此你有何建议?

薛澜:改革开放以来,包括这次机构改革在内,我国中央政府已经进行八次机构改革。而作为国务院构成依据的基本法,《国务院组织法》自1982 年12月10日由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施行后,至今已经过近36年,却从未修改过,仍然保持着最初11条不到900字的简约篇幅。建议及时修改《国务院组织法》,从法律上解决国务院组成部门之间的冲突,梳理国务院与国务院组成部门之间的相互关系,国务院与地方政府的关系,以及总理负责制与国务院会议之间的关系等诸多重要问题,更好地推进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建设。(编辑:林虹)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王建国:新体系与新平台——城市设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