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规划会客厅> 正文

王凯:立足首都功能强化,从区域协同的角度搞首都建设

2017-09-30 08:50 来源:新华视点

王凯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

中共中央、国务院日前批复《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这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首都城市规划建设高度重视,标志着新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成为首都发展的法定蓝图。为此,《新华视点》栏目采访了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王凯,听他来说说这次北京城市总体规划的亮点和特点。

北京新版总规站在区域协同高度谋划北京发展

新一版的总体规划,有很多新的思想、新的理念和新的做法。我个人觉得这次最大的一个亮点是北京的城市发展,就是立足于首都功能的强化,特别是在整个首都建设的领域,功能的培育、空间结构的组织,这些方方面面的交通基础设施的系统谋划是在一个区域协同的角度在做工作。说得远一点,北京市建国以来快70年的发展历史,过去立版规划大部分还是局限在北京行政辖区之内考虑问题,不管是人口的增长、功能的培育、基础设施建设、轨道网布局,都是在北京市域里面考虑;这次一个很大的不同,我觉得就是实实在在的区域协同发展,当然这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习近平总书记2014、2017年在北京的重要讲话,为首都的发展指明了一个很明确的方向,就是北京的问题,特别是北京作为中国最大的城市之一,大量的“城市病”的缓解一定要放在区域协同的角度来解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思想。

北京新版总规重视传承历史文脉

最重要的变化叫“一核”,一个核,确切地讲,是东城西城的核心区。这个为什么重要呢?从历史的角度来讲,1949年的北京就这么大,我们说的那个北京其实1949年就是这么大。

我们说到老北京,傅作义当时和平解放北京的时候是那么一块,这个北京从历史文化的角度来讲,是最珍贵的一个历史文化资源,是一个瑰宝。

曾经有美国一个很有名的规划师,他是专门研究城市历史和城市规划的。他曾经在40年代到过北京,看完北京旧城格局,他说我看到的人类留下的最杰出的城市遗产,就是这种皇城的恢弘气势,我们胡同四合院的这种底子,然后护城河、城墙,他认为是一个人类历史上留下来的最珍贵的瑰宝。

一个中轴线,7.8公里的中轴线,全世界也是很少的。紫禁城、内城、外城,大的格局还在,还有我们还有很多胡同四合院都还留着。城墙是没了,这个没关系,大的格局还在。河网水系及这些大的格局还在,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现在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去参观去访问,各个国家最愿意让你看的是它光辉灿烂的历史,新区新城全世界都一样,你去伦敦看伦敦的地区纽约的曼哈顿或者去巴黎的一些新区,其实没有什么可看的,真正要看的是它的历史和它的传统,它对人类文化的贡献。

所以北京我们现在叫“老城”,过去我们叫“旧城”。我记得有一次讨论这个“旧”和“老”有什么不一样,这个“旧”给人的感觉是过时的、过气的东西;但是“老城”,是不一样的。你家里面有一个老的物件,那是不一样的,这是一个宝贝。所以我们现在对于“一核”,明确把“一核”点出来,这其中的一层意思就是中华文化、中华传统、北京一张金名片。

凝聚共识、提高认识,才能落实好北京新版总规

北京现在是16400多平方公里的市域,主城区,一核、一主、一副,它的不同要求,全社会要达成共识。比如说中轴线7.8公里,我们全体北京市民或者说全国人民都认为这是一个中国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在这个情况下,再也不允许私搭乱建了,这应该是一个共识;或者说我们的三山五园,要严格保护住,或者北京的城市的轮廓线,要严格保护住。北京城市的风貌,现在叫古都风韵、时代风貌嘛,我们要往这个方向去做。这都要形成共识。

现在我们国内在保护这一块做得比较到位的是文物,这个大家知道是不能去碰的,紫禁城不能随便拆,但是它周边地区、它的影响范围,这个保护得不好。这个为什么重要呢?我觉得就跟演出似的,有主角还得有配角,你这个气氛的烘托是靠配角来烘托的,如果紫禁城是一个琉璃瓦、红墙,你周边全是玻璃盒子,那氛围就完全不一样了,所以这个要有非常仔细的、严格的法律法规、技术规章和拆改建的一些具体要求,老百姓要严格执行。

第三个我觉得是全民的素质的提高和培养。因为又说到一个老百姓的观念,他可能觉得灰瓦是旧的、是落后的东西,其实在专家学者眼里,是一个珍贵的资源,其实这种问题国外也一样,巴黎、伦敦也有类似的问题。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洗礼、灌输、培养、教育,他已经意识到这是一个珍贵的资源,我要给它保住。

雄安新区既是疏解地,也是增长极

这次专门一个章节论述雄安,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突破。当然从我职业规划师的角度讲,我觉得这是我们以后认识论上的重大突破,就是我们说的是自己的事,但是我的眼光要放开,放到一个更大的区域里面来研究、来探讨,我觉得这个很有价值。

两三年前我们谈首都非核心功能的疏解,大家有很多疑惑,一个,什么是非核心功能;第二个,非核心功能疏解的所在地在哪,承载地在哪,是在天津,是在河北,还是在山东,还是在山西?这都是可以作为承载地的。现在很明确了,就是说非首都核心功能的相当一部分构成就在雄安新区里面落地,这就把中央提出来的“首都减负”,首都要走核心功能的发展,非核心功能那部分的走向就非常明确了。

我们集中在雄安,其实是给河北培养了一个新的经济增长极,这个经济增长极不是原来二、三十年前想法当中的普通开发区、出口加工或者是重工业,它是一个高新技术、高端的服务业、总部基地、一些高端的研究机构。因为非首都的核心功能,对于北京来讲也许是非核心的,但对人家来讲是一个很珍贵的资源,包括国家级的一些研究机构、国家级的总部、企业级的总部基地等等,其实都是非常珍贵的资源,这就是双赢。北京市减负的,对河北来讲有了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

通州副中心将辐射带动津冀乃至整个华北平原

还有一个区域协同的点就是河北的北三县,这也是这次区域协同里面的一个重点,因为说到通州副中心的建设,通州在北京来讲是个副中心,和主城区拉开20到30公里的距离,而且原来是通州区,最早是通州县,是这么一个格局。但是你眼睛眯起来,人再往后退退看这张地图的话,它的区位是很关键的,它往北就是河北唐山,再往北是承德,往南往东就是天津,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区位。整个华北地区的发展,从地形条件来看,我们的西边和北边是山,南边和东南边是冲积扇平原,所以像一个人的手似的,所有的水系都是这个样子,这边是山,这是中心城市,然后河流过来,这边是天津,天津这边是港口,还是一个渤海湾,所以这个地理格局是非常有意思的。

通州的这个区位其实带点过渡性,就像下跳棋似的,主城区在这,然后通州,通州过来是天津,所以这个区位是很重要的,所以它发展起来以后,现在我们把它作为北京市的一个副中心在建设,但它的影响不仅仅是北京市。

它对整个京津冀的东部地方有重大的影响,你想一想,通州是一个高标准的建设,它的公共服务、商业、贸易、医疗、教育都是高端的,它的影响一定是突破通州区的。

通州副中心放到这以后,跟它就是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动关系。将来比如北京和整个东部地区的生态环境必须一体化,所以水系、隔离带、通风廊道要保障,这个要做一个协同。反过来,这个地方的高端服务也辐射它,周边的老百姓也可以到通州副中心来享受相应高水平的工作服务。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石楠VS潘家华:环境治理需要长效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