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城市规划网>资讯>深度报道> 正文

14大沿海开放城市 哪些城市崛起哪些城市失落

2016-11-16 09:35 来源:第一财经 作者:林小昭 曾纯之

政策对一个城市经济发展至关重要。改革开放以来,从一开始的经济特区,到后来的计划单列市,再到近年来的国家级新区,综改区等等,都是通过特殊政策,让一部分地方得以率先发展起来,带动周边地区发展。

在这些政策中,首批沿海开放城市是改革开放初期的一大创举。沿海开放城市是中国沿海地区对外开放的、并在对外经济活动中实行经济特区的某些特殊政策的一系列港口城市,也是经济特区的延伸。这一创举也写进了中学的教科书中。

14个沿海开放城市

开放一些沿海开放城市,是根据邓小平同志的创议而采取的对外开放的又一战略决策。1984年,首批沿海开放城市诞生:大连、秦皇岛、天津、烟台、青岛、连云港、南通、上海、宁波、温州、福州、广州、湛江、北海,被国务院批准为全国第一批对外开放城市。

这些沿海开放城市,加上沿海经济开放区、经济特区、上海浦东新区,构成了我国沿海自南到北的对外开放前沿地带。这些城市和深圳、厦门等经济特区,是我国目前最重要的港口城市。

在沿海开放城市,通过扩大开放城市的权限,如放宽利用外资建设项目的审批权限,增加外汇使用额度和外汇贷款,对“三资”企业在税收、外汇管理上给予优惠待遇,可逐步兴办经济技术开发区等。开放沿海城市的基本目的是为了发挥那里的自然资源优势与经济优势,进一步开展对外经济合作与技术交流,引进外资与先进技术,扩大出口和吸收外汇的能力,加速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建设。

以省份来看,14个沿海开放城市中,除了上海和天津两个直辖市,其他12个城市中,广东、浙江、江苏、山东各有2个,广西、福建、河北、辽宁各1个。

那么,现如今30多年过去了,这些沿海城市发展现状如何呢?《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日前通过对这14个城市的GDP和人均GDP及在所在省份的位次,为您分析这些城市的现状。

9城GDP超5000亿

从GDP总量上看,有三个城市的GDP超过万亿大关,最高的上海去年GDP达到了24964.99亿元,其GDP总量高居全国第一。上海是作为我国的超一线城市,也是一座世界级的城市。

紧随其后的是广州,去年广州的GDP达到了1.81万亿,在全国所有城市中位居第三(第二的是北京),作为一线城市,广州也是整个华南地区的中心城市。在广东省内,广州的人均GDP也仅次于深圳,位居广东省第二。

广州之后,在14个沿海开放城市中位居第三的是直辖市天津。近十年来,天津经济高速发展。在一系列大项目、大投资下,天津的经济2007年开始马力全开,高速增长也吸引了大量的人才和产业工人进入。2010年起,天津取代内蒙古,连续四年增速在全国各省份中领跑。只是在2014年以后,增速第一的位置才被重庆取代。以城市看,天津GDP总量曾紧追广州,一度大有赶超广州态势,近两年天津增速才有所放缓,追赶步伐也随之放慢。

这三个城市之外,位居第四的青岛也正在向万亿大关迈进。去年青岛的GDP已达9300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8.1%,“十二五”期间年均增长9.7%。

包括青岛在内,共有6个城市位居5000亿到1万亿之间,分别是青岛、宁波、大连、烟台、南通、福州。这6个城市加上上海、广州和天津,14个沿海开放城市中,共有9个城市GDP总量超过了5000大关。

《第一财经日报》统计显示,2015年,全国生产总值超5000亿的城市已达34个。这其中,首批沿海开放城市占了9个,占比超过1/4,可见沿海开放城市大部分都取得了骄人的成就。

温州虽然总量没有达到了5000亿,但2015年也有4619亿元,离5000亿大关已经近在咫尺。值得注意的是,温州的经济总量在浙江,仅次于杭州和宁波,位居第三,但人均GDP却靠后。

这并不是说温州经济发展不好,恰恰相反,作为中国民营经济之都,温州的发展可圈可点。之所以人均GDP位列浙江靠后,一方面是由于温州全市总人口高达900多万人,辖下的县比较多,其中不少都是山区县,这些地方的人均GDP也比较低。另一方面,浙江是我国地区经济发展最为均衡的省份,所有的地级市人均GDP都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因此温州虽然人均GDP位列浙江省内靠后,但在全国的水平仍比较高。

这几个城市为何发展缓慢?

相比之下,在这14个沿海开放城市中,经济总量最后四位的城市相对要黯淡不少。湛江和连云港GDP都只有2000多亿,秦皇岛只有1000多亿,北海更是至今都没有跨越千亿大关。

从这几个城市在各自省份的位次来看,湛江GDP在广东21个地市中,位列第8,人均GDP位列第16!连云港在江苏13个地级市中,无论GDP还是人均GDP都位居第倒数第二;秦皇岛的GDP总量位居河北第10,人均GDP也只位列河北第5;北海虽然人均GDP位居广西第三,但GDP总量仅位列广西第8。

从这14个城市的发展变化来看,不难看出,尽管政策对城市发展曾经起到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但决定一个城市长远发展的因素中,政策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相比之下,行政级别、地理位置及自身努力或许更为关键。

例如这14个城市中,有上海和天津两个直辖市,也有广州、福州这两个省会城市,青岛、宁波、大连不光是副省级城市,而且还是计划单列市,这些城市的经济总量都超过了5000亿大关。可见行政级别高的城市,对各种资源要素的聚集整合能力也更强,经济发展也就更快。

第二个因素是地理位置。经济发展快的沿海城市,主要分布在珠三角、长三角、山东半岛这些核心经济区,离核心经济区中心城市越近,经济发展越快,远离核心经济区,经济发展就比较缓慢。

以经济第一大省广东为例,在珠三角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东西北地区仍有大部分地市人均GDP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改革开放以来,过来投资的港商、台商基本都待在珠三角,因为珠三角好,就没必要到东西北去。东西北离香港、深圳远,过去交通基础设施很落后,发展也受到制约。所以不管是粤西的湛江,还是粤东的经济特区城市汕头,发展均远不如珠三角的普通地级城市佛山、东莞、中山等地。

湛江如此,广西的北海离珠三角的核心经济区更远。广西虽然沿海,但经济发展上一直都属于西部落后地区。另一方面,中越关系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初才实现正常化,因此整个80年代,北海的经济也多少受到影响。

在第二经济大省江苏,同样是沿海开放城市,南通作为近代民族工业的发祥地,发展上虽然不如苏南的苏州和无锡,但由于离上海较近,近年来南通发展也十分迅速。苏北的连云港,虽然是欧亚大陆桥的起点,但由于长期以来苏北与苏南发展存在的巨大鸿沟,连云港的整体经济发展也较为缓慢。

不过,虽然行政级别和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但自身的努力亦十分关键。例如,温州只是一个普通地级市,也远离长三角核心经济区,并且地处浙南山区,山地多,平原少,资源十分匮乏。但是温州却克服重重困难,走出了一条以民本经济为本质,以市场经济为精髓,以实体经济为基石,以有限有为有效为政府治理内核的区域经济发展“温州模式”。

反观一些沿海开放城市,在上个世纪80年代及90年代初没有抓住首批开放的大好机遇之后,没有抓住自身的定位,到90年代中期,随着优惠政策的消失,这些城市发展也“泯然众人矣”。

“一是这么多年来政策的把握和机遇的把握不好,二是没有充分认识到所处地理位置和优势,这种资源优势没有充分发挥,没有把资源优势变成现实优势。”原湛江市市长阮日生曾对本报表示。

表: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GDP与人均GDP比较

(数据来源:第一财经日报根据各地统计局数据制作)


相关新闻

学会声音

更多

规划动态

更多

规划会客厅

更多

游庆仲委员:如何化解城市群交通规划问